教主语录5

什么叫双重标准呢?比较朴素的版本就是在同一段对话里先后出现“你凭什么看不起我们 XXX”,以及“你跟我一个 XXX 计较什么”。

最近流行一份历史名人和状元名单对比。虽然故意忽略了房玄龄、文天祥这些状元,但从比例上说,状元中的历史名人确实不多。不过,仍然比普通人中的历史名人多得多。因为状元名人,是以有科举至今 1300 年间区区五、六百个状元为分母的;非状元名人,是以 1300 年来出生过的所有中国人为分母的。

王维十九岁进京。太平公主见了他,“妙年洁白,风姿都美”,太英俊了。又听他奏《郁轮袍》,看他的诗文,然后就把他内定为状元了。唐朝还有个罗隐,诗也非常好。宰相郑畋的女儿读了他的诗非常迷恋。郑畋就把罗隐叫到家里,想介绍给女儿。他女儿隔着帘子看了一眼罗隐的长相,后来就再也不读他的诗了。

吵架基本都是跟着父母学的,从对你的训斥,以及瞧着他们相互吵学来的。我们这代人的父母多半都不讲理,所以我们的吵架本能多半是由“难道”、“凭什么”、“不就”、“反正”和大量惊叹号的组合,这些需要花很大力气用理性和逻辑来清洗,否则就会和他们一样不讲理——简单、省事,但是不讲理。

类似“有本事你也X个XX”这种儿童句式很多人都知道没什么道理,因为别人能不能X个XX和那个XX是不是一坨屎之间并没什么关系,对屎的识别能力和拉屎能力之间也没什么关系。但人们总忍不出要用,因为太容易了,大概还能带来一些抹鼻涕对骂的童年回忆。

最近看了些英国节目。大概平时一本正经的人不正经起来格外浪(就像当年央视评论部的《东方红时空》),美国《南方公园》和SNL与这些英国节目比起来都算有节操的。另外这些节目对英国的历史和文化毫不护短,英国传统医学被讽刺的一钱不值,维多利亚女王也是常用的笑料。我觉得这可能是因为自信。

“上有发号施令的希特勒,下有具体操作的刽子手,为什么奥斯威辛集中营的指挥官也要受审判呢?指挥官只是一份职业呀!” 傻逼们的逻辑就是这样的。

这两天美国大法官投票支持同性婚姻的事儿讨论得挺热闹。我想起个故事:美国有几个同性恋基督徒因为觉得同性恋是有罪的,就创办了一个叫Exodus的组织,试图帮助同性恋们拗过来——该组织成立三年后,两个创始人相爱了,分别和老婆离婚,共结连理。SNL里面还演过这事儿。

我要是魔鬼,大概会干这么几件事:1、让所有人逻辑清晰、聪明理性;2、去除所人类自我原谅的能力;3、去除所有人遗忘的能力;4、让所有人健康长寿。

我去的那家理发店,大概搞过统一的话术培训。但同样的话一遍一遍听久了,再笨的客人也会明白过来,所以现在已经变成各显神通了。今天的女理发师居然还懂得通过假装无意地触碰我的肘部和小臂来增进感情——我当时真想告诉她:“同志,这种神经心理学的把戏也要配合一定姿色才会起作用的”。

承认错误总体来说都不容易,具体还可以分为这些难易等极:自己指出自己曾经的错误 < 自己指出自己当下的错误 < 承认别人较长时间前指出的自己的错误 < 承认别人当下指出的自己的错误。如果错误是显而易见的或愚蠢的,难度又要大幅增加。这是人性的一部分,要对抗,就要靠理性剥离自己的这部分人性。

刚才随便算了算:对月收入10000元的人来说,养老保险每月个人缴费800元,单位缴费2000元。如每月不交这2800元,即使拿去存1年期定期(假设利率一直是3%),30年后银行帐户中会有约160万元。如所有社保全部不交(仅交个人所得税),30年后连本带利大约是380万。这还是基于未来30年都不涨工资的假设。

最近几天做了很多乱七八糟的梦,一个是高中时期的,一个是大学时期的,都是关于过去,感觉自己是真的老了。

前天吧还是大前天,早上醒来之后再次入眠,做的是高中时候的梦,一个我平时很少留意的同学叫朱春磊出现在我的梦里,身份竟然是前几朝的一位宰相朱老总的孙子。梦里的地点是在北京,胡一号上台的时候很乱,很多人想弄死他,接班x中全会的时候,路上被人为设置了很多阻碍,我和一帮人是负责保卫的,在车队终于出现在视线中的时候,一帮人竟然激动的热泪盈眶,对,我们都是胡这边的人。然后会议室内,高层在开会,我和同学朱春磊站在会议室外的土坡(别问为什么是土坡,我同学还是朱老总的孙子呢,做梦嘛,别当真)上,抬头看着北京上空密密麻麻来来回回负责防空的武直10,我不禁感慨,没想到你竟然是朱老总的孙子,上学的时候一点没有看出来。朱春磊轻轻笑了笑,手背在身后,笑了笑,什么都没说。

今天早上的梦是关于大学时候的,梦里我们3年学制,但是不知为何被加了2年,已经上过3年的老生和新入学的新生一个班级。我现在的女友也出现在了梦里,而且就坐在我身后。新生进班级后,有一个男生坐在我旁边,不知是自信过头还是色高人胆大,竟然回头把头趴在我女优的胳膊上,起来时又亲了我女友胳膊一下。这可把我气坏了,我换了个位子,坐到后面的座位和女友坐在一起,接着他又转过头来打算故技重施,我直接把屁股下的凳子拎起来准备砸他,他的同学赶紧跑过来拉架,我吼道,我老婆你也敢来,老子都要结婚了,你找死吧!

然后镜头一转,回到了我们村,村里的一户人家孩子办满月酒的时候,竟然把王菲请来了。来祝贺的人中竟然还有我毕业工作后的同事,还在路边和他女友亲着嘴,我哼了一声路过他们俩,看了一眼王菲,走到铁道口,看到了大学的同学方永和他老婆,他老婆也是和我们一个班的同学。我没问为什么他俩在我们村,我问的是为什么我们学制3年改5年了,我是学渣,他算学霸,跟我巴拉巴拉解释的时候。

电话响了,女友打来的,下雨了,快收衣服。好吧。这个不是梦。

cbt@easipay.net是骗子么?

昨天夜里凌晨0:16收到的邮件,话说很少这个点收到中国的邮件,打开一看,是一个邮件地址是cbt@easipay.net发来的:

JG47海关编号(2014)224420159390000083

中华人民共和国 上海快件海关
旅客行李、个人邮递物品进口税款缴纳证
纳税人姓名(地址)韩村
申报单号224420159390075266
序号 品名和规格 数量 完税价格 税率% 进口税金额
1 Cuisinart家用冰淇淋机ICE-45PK, B000TVNI7M 1 520.80 20.00 104.16
进口税合计:人民币(大写) 壹佰零肆元壹角陆分 104.16 元
日期2015-06-11关员代号:9999

吓了我一个大跳,为啥呢,因为这单货我收到已经n久了,而且是美国亚马逊包邮包税的,现在告诉我出了个关税,这不是无厘个头嘛。后来网上搜了一搜,原来也不止我一个人遇到了这种情况,核实的结果是,邮件是真实的,不是骗子,但是不需要理会,照常等收货就行了。

教主语录4

从铁蛋中学毕业,在心理上把自己和铁蛋中学绑定,“我是铁蛋人”,然后铁蛋中学就变成了“你一天骂八遍却不许别人骂的地方”,凡是铁蛋中学的问题,逻辑和理性就要靠边站。在农业社会,对这种非理性和反逻辑是呈褒奖鼓励态度的,所谓“帮亲不帮理”。我们这代人,半截子还在农业社会,想脱身,不容易。

评价人物要考虑历史阶段性,这是没错的。岳飞镇压过农民起义。但那时候忠君平叛和抵御外辱同样是主流价值观。如果岳飞调戏妇女,那就不能以“历史阶段性”来解释了,因为宋朝调戏妇女也是不对的。据我所知,目前我国的道德和法律对贪污腐败都认为是不对的,所以如果用历史阶段性来洗这个就不合适了。

当你反对某个人的观点,它说“兼听则明“、“多听听不同的声音没坏处”时,你千万别误以为它在说你的“不同的声音”。它是想说:你多听听我的声音是有好处的,所以不同意也别吭声。

一、自己为了远大的目标做出牺牲是值得尊敬的。二、让别人为了远大的目标做出牺牲是值得商榷的。三、让别人为了远大的目标做出牺牲同时自己获利是卑鄙的。四、让别人为了远大的目标做出牺牲同时自己获利并把这种情形和第一种混为一谈是卑鄙而无耻的。

你去相亲,发现姑娘不太好看,会跟介绍人说吗?你可能直说,也可能换个委婉的理由,但你得说,因为这是你自己的事。你去参加婚礼,发现新娘不太好看,会跟新郎说吗?不会,因为这不是你的事,新郎没意见,你操什么心呢。但在网上,很多人会干这种事,这可以让他们暂时忘记自己连不太好看的新娘都没有。

指手画脚完了之后,跟一句“我不懂,瞎说的啊”,这样,他就免责了。知道是瞎说还说,是他的问题;知道是瞎说还信,是你的问题。

毫无破绽:〖真正阳澄湖大闸蟹肯定可以治疗癌症。〗【那怎么这次临床试验没看到效果呢?】〖不正宗,实验用的肯定不是真正野生阳澄湖大闸蟹。〗【那些大闸蟹都有原产地证明啊。】〖呵呵,你太幼稚了,真正野生阳澄湖大闸蟹每年只出一百只,捞出来就直接用苏-27运到中南海空投,怎么可能给你做实验。〗

要是不论理只论嘴皮子输赢,我妈和我丈母娘,卧龙凤雏,得一可安天下。

李世民杀了自己两个兄弟后,提出“夫全一人者德之轻,拯天下者功之重”。不少人在说服自己“我不是为了我一个人”之后,可以心安理得地一边标榜正直诚实,一边撒谎和隐瞒。而大众似乎也挺接受这种“成大事者不拘小节”,甚至认为这是一种比诚实更可贵的“个人牺牲”。

谁尝百草走遍天涯,谁包治百病把海口夸?谁妙手仁心华佗世家,谁往灵丹里掺二甲双胍?

“存在即合理”是国内最常见的洗地法宝,而实际上黑格尔原话是:“凡是现实的都是合理的,凡是合理的都是现实的”,而且他还说:“在日常生活中,任何幻想、错误、罪恶以及一切坏东西一切腐败幻灭的存在,虽常有人随便叫做现实,但是即使在平常的感觉里,也会觉得一个偶然的存在不配享受现实的美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