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liot匹配孤独分裂的性格是否符合现实?

教主您好,问一个和黑客军团有关的问题,该剧为主人公Elliot超凡的黑客天才匹配了一个孤独分裂的性格,那么这种设定是否部分符合黑客界的现实,剧中的黑客工具如蓝牙扫描器,不需要配对手机就能提取手机信息,现实中可行吗?

Elliot 的人物形象,只是为了满足大众对黑客的刻板印象而设定的。提到黑客,很多人脑子里浮现出来的就是一个不擅长交流不怎么洗头的男青年,整天躲在小黑屋里敲些看不懂的东西,当然也肯定是没有女朋友的。知乎上甚至有个问题叫“黑客大牛不敢认识女孩子吗”?你感受一下。

实际上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黑客里当然有内向的,但外向的也很多。而且不管内向外向,总体来说并不会比一般人更缺女朋友。经常有人托我给一些女青年介绍对象,我总是很为难,因为黑客虽多,但无主的很少。我们实验室招的应届生,大部分在学校里就都被姑娘们拿下了。另外,虽然目前黑客群体里还是男性为主,但女性也在逐渐增多。

我曾在演讲中提出过一个观点:黑客技术就是数字世界的魔法。魔法看起来自然是不可思议的。比如从我们最近的一个研究来看,一条短信盗你账户,千里之外取她贞操,都是可以做到的。

至于不经过配对即可通过蓝牙提取手机信息,看起来神奇,实际上完全可能。历史上有不止一个漏洞可以做到这一点。甚至十几年 Nokia、Sony-Ericsson、Motorola 的一些型号就存在可实现这种效果的漏洞。

分析DNS数据这个方向怎么看?

教主您好,我现在做的方向是把数据挖掘或者数据分析应用在安全领域,现在主要分析DNS数据。想请教您,您对这个方向怎么看?此外,如果我有大量DNS数据,有了这些数据能够挖掘出什么?我现在想到有几点:同类家族域名聚类、随机子域名攻击、DGA域名识别。同家族域名聚类做了一些尝试,有一定效果,但是要真正用起来还有一定距离。

这类工作非常有价值,值得深入做下去​。

DNS 是互联网的基石,从 DNS 数据中能挖掘出大量和安全相关的信息。在攻击的各个阶段都能做一些事。比如,预警和溯源这一头一尾都是安全防御侧的难题。而基于这个做预警,可能比用别的方法及时很多。而对一些传统上难以溯源的攻击,配合这类技术也可能大大降低溯源难度。

不过和很多其它安全研究不同,做这个方向比较依赖资源。一方面,最好能拥有空间上尽可能多、时间上尽可能久的数据;另一方面可能需要一支好的攻防团队配合。具备这两个条件,就能做出很多了不起的成绩。

多交女朋友多生孩子的观点怎么看?

想听您谈谈传说身价近300亿的煮老师,前些天他悬赏2000万为程序员出头感觉挺仗义,结果后来一关注才知道人家的世界观如此,您对他多交女朋友多生孩子的观点怎么看?不知道在现代社会里又该如何评价?

除非政治人物、公众人物,只要不伤天害理,不以势压人,不违反法律,这就完全是人家的私事。要是多交女朋友要管,那么 SM 要不要管?恋残、恋老要不要管?

多生孩子是好事。自己生自己养,不麻烦国家不麻烦党,还为社会主义培养接班人,大好事啊。

如果谈现代社会——这个现代社会,对男人多交男朋友都能接受,如果不能接受男人多交女朋友,这里面的逻辑就值得仔细理一理了。

妻子与母亲在分娩方式上起了矛盾,我怎么做才能皆大欢喜?

妻子与母亲在分娩方式上起了矛盾,我怎么做才能皆大欢喜? 媳妇想剖腹产,原因是觉得剖腹产和顺产对身体都没坏处,宝宝足月的话剖腹产还可以赶在9月前出来,到时可以提前上学。媳妇老家观念是这样,觉得孩子比同龄人早上学好。媳妇觉得路是自己选的,通的是自己与你们无关,比较抗拒别人的意见。 婆婆来自农村,观念较传统,认为剖腹产的宝宝以后身体抵抗力差,对大人身体也不好(婆婆以前生小叔时因高龄身体状况无奈选了剖腹,郁闷之极导致抑郁,并且觉得自己没用)。婆婆态度很坚持,甚至以“你们没生活什么都不懂”为由要求儿子给医生塞红包顺产。 之前的产前检查都很正常,医生都是建议顺产。不过临分娩还要再全面检查一次。儿子的意见是听医生的,如果身体没特殊情况就听媳妇的。 目前婆婆已经跟儿子冷战,但是没有和媳妇正面交流过(异地)。作为儿子当然希望有个折中方法,让媳妇和婆婆都能开心。 希望能得到你的指点,谢谢!

足月分娩对新生儿的健康非常重要,我老师当年说:“能让早产儿在子宫多留一小时都是好的”。所以,如无十分必要的原因,不应人为提前生产。如果能顺产,也应尽量顺产。

“觉得剖腹产和顺产对身体都没坏处”所以想剖腹产,这从逻辑上是说不通的。既然认为都没坏处,不应该是想剖腹产,而是随便哪种都可以。​

一般产妇本人选择剖腹产主要是因为怕疼。这个可以选择能提供分娩镇痛的医院做“无痛分娩”。当然,“无痛分娩”不是完全无痛,然而切一刀也很痛。

让所有人都开心是很难的。即使能做到,主要也不是靠正确地做事,而是靠巧妙地说话。这就不是几句话能教会的了。

独生子女结婚到谁的城市安家

老师,女朋友是独生子女,她爸妈希望未来我去他们的城市工作以及买房。我自己当然也想离自己父母近一些所以不太愿意那样。两边都很重要,很纠结,该如何做决定?

这种到谁的城市安家的问题,是你们双方基于自私的想法产生的矛盾,大家考虑的都是自己,所以并没有哪一方的想法更正义更合理。

如果你女朋友是 Angelababy,现在面临同样问题,你是否仍然很纠结?会怎么做决定?

从你的表达来看,现在矛盾双方不是你们俩,不是你们俩的父母,而是在她父母和你之间。所以,这个问题其实是:你愿意为了离父母近一些付出多大代价?你能说服你女朋友听你的吗?如果不能,你愿意为了离父母近一些换女友吗?这几个问题我不知道答案,但你心里都有数。

最后,现代通讯工具和交通工具,还不能完全解决地理位置带来的问题,但至少微信视频天天都可以聊,北京到上海,无论飞机还是坐高铁,半天也就到了。​只是很多人在心理上还没有接受这一点。

说说最近同学群里面的变化

两三个月前,因对催债辱母事件的看法在同学群和某个同学产生严重分歧继而退出了同学群,后来,又被另一个热衷于同学群的同学拉了进去,但是,再也没有在同学群说过任何一句话。

但因为毕竟是同学群,虽然不说话,但还是会关注他们在同学群里面说的话。

最近,发现了一个和之前相比比较有趣的变化和现象,就是谈论当前中国社会现状的话题和发言明显多了起来,甚至有些话还说得相当的敏感。尤其是拉我重新进入同学群的那个同学,按某些标准,他完全可以算得上一个喷青,一个老喷青。

再按一些人的说法,喷青都是混的不如意的人,但是,根据从其他同学那里听来的和看到(他在群里说的话)的一些话,他不是混得很差的人,而是混得很好的人。看他的一次聊天,他现在显然有能力让他的小孩子移民国外。看来,并不是所有的喷子都是混得很差的人嘛,混得好的人也有喷子,因为社会的不平而喷,因为社会对底层人的不公而喷,就比如这次某地清理所谓地段人口的事情,他就喷了好多次,还有今天在群里,故意问一个(按某些标准算是红粉的)女同学律师如何看待某革中饿死的三四千万人口。。。

这些话题在某信的群里,应该算是一个比较敏感的话题了吧?但感觉,他好像说的毫无顾忌。。。

还有一个现象,就是经常在群里聊天讨论的,基本上就是那三五个人,一个福建(在催债辱母事件中我骂他没有人性道德低下)的,一个沈阳的,一个北京的(女同学律师),一个南京的(就是说到某革饿死人的有移民能力)男同学。。。另外还有一两个,偶尔会冒一下泡,发两句言。

同学群,仔细观察,也能发现不少有意思的事情呢。不同观点的碰撞,不同价值观的碰撞,不同社会观的碰撞,不同经历所带来的不同意见的碰撞,真的很有趣呢!

医院看病经历,很难过

博主被击倒了,天天加班让我的免疫力变的很脆弱,感冒高烧三十九度多,去医院照样是抽血拍片,几百块先花进去,在急诊等医生看结果时,有个人,头顶稀疏几根头发,周围的头发不是灰就是白,一看就五十多岁,面色蜡黄,很难受,老婆替他排队,期间接了个电话,应该是关于工作的,强忍着说了一会,轮到他时,才知道,他下午晕倒过两次,拍的脑部CT显有个囊肿,男的表现倒没怎么,估计是太难受,已经表现不出恐惧了吧,他老婆哭了,让我震惊的是,他才三十九岁,三十九岁啊,正当壮年,真不知道什么生活把他摧残成这样,看夫妻俩衣着,他们的工作并不是什么舒适工作,男的用的还是老式按键手机,非常替他们难过,男的在做检查时吐了一地,还吐了医生一手,我能做的只能默默地递上湿巾,这男的也许是家里顶梁柱,真不知道他们将要面对什么,想起新闻里天天吹这吹那,心里想真是x蛋,现在的人被房子,教育,医疗压的喘不过气,频繁的超时加班,牺牲家庭生活,每天跟行尸走肉一样的人太多太多了,没办法,压力太大,看看收入和房价比,真不知道那群人天天在得意什么,真不知道其实很多人心里在骂娘?只是嘴被你们封了而已,在房价上万或两万的地方,三四千收入的大有人在,仔细想想,他们怎么活,靠着看你们天天吹牛皮么,我知道有些人看了会很不爽,但我希望你们多接接地气,看看底层百姓的真实生活,唠叨一堆,只是很难过,憋的慌,民之艰啊!

人— —渣

许久不曾写点东西,因为世道越来越恶心了,恶心到你不想动笔,如今甚至恶心的到连耶稣基督降生的圣诞节也不能好好过了!感觉好压抑,好想大哭一场。这两年来的一幕幕镜头浮现出来……

镜头一:从一个被黑心房地产商欺骗的购房群里看到一个视频:某市某区的一个小学老师,在课上挨个问孩子,12月24日是什么节日,孩子们回答是平安夜;12月25日是什么节日,孩子们回答是圣诞节;12月26日是什么节日,孩子们回答不知道,似乎有一个孩子知道是腊肉的出生日,老师随即大大的表扬了这个孩子,然后开始声嘶力竭的批评谩骂剩下的孩子过圣诞节平安夜。什么老人家创造了新中国、功高至伟等等……

看完视频真的很难受很难受,遂在这个群里回了一句:“这样的老师还算是个老师吗!不配老师这个称谓二字。”结果不出意料的引起群里一些人的攻击,这样的老师挺好的,没毛病啊,爱国啊,等等。真的很悲哀!相信这个群里没有五毛,没有拿钱发帖的,都是一个一个被这座城市里最大的跑路房地产商骗了的,至今房子还没有网签,甚至一房二卖。这样的房地产商每个城市都有,这样被欺骗的老百姓哪个城市都有。你们知道为什么吗?是仅仅黑心房地产商的责任吗?背后渊源呢?真的很无语了!悲哀!

镜头二:某日因工作的缘故,与某市第四医院院长(也可能是副院长)吃过一顿饭,席间该院长不断表达出的:掌握某某医院工程项目的分配权,其它方面分配资源的权利等等,最后你们应该庆幸今天和我吃这顿饭,庆幸认识我,然后是一桌子奉承的话语和笑脸。我相信他说的是实话,从不怀疑他的吹牛逼。暂不说别的好处,仅仅体制给他带来的就让他从骨子里就生出来那种优越感、荣誉感。“我是医院的一把手,我骄傲!”就差这句台词了。

中华民族的历史走到今天,一个地级市的医院院长就从骨子里生出来这样的优越感,那其它局长、厅长、市长、书记个个骨子里的优越感上天了,就不足为奇怪了!
“小王,你应该庆幸认识我!”这句话,我会为你恶心一辈子!我得病死了都不会去你们家医院,我就是这么倔的一个人,我不想弯曲我的脊梁骨,我今生屈膝的唯有耶稣基督……

镜头三:每年一度的同学聚会,本不想参加,因为某些人在体制混的顺风顺水,极力维护他们的组织,而我呢每次总是给他们的裆部泼冷水,最后结局总是不太欢喜。中国有句古话: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我们人各有志。这次拧不过家人的劝阻,参加了一回,席间,尽量不想为伤同学和气,恶心他们的裆部,比如北京大规模驱逐低端人口事件。

最后还是挡不住一个上铺头顶头睡了四年的兄弟的恶心,怪怨我没有向他敬酒,没和他常常“来往”(可能更多的同学为巴结他而礼尚往来)。笑话:哥是什么人。哥自从2015年平安夜认罪接待了耶稣基督后,再也没有敬过什么人,别说是一个小小的科级,顶层的那个国级在基督徒的心中又算的了什么!

聚会散后,静心细思。不是那个头顶头睡了四年的兄弟变了,也不是我变了。是这套体制,只要进入这套体制内,人都会成渣的。这样去理解那个医院的院长的优越感就一点不奇怪了!

人活一世,寿命或长或短,总有归属的一天。按照中国人平均寿命,我已经走过生命路程的一半,在剩下另一半的三聚氰胺、地沟油、“中国梦”相伴路程中我不愿意卑躬屈膝的活,哪怕为生存活的再艰难。
人活着应该有脊梁,有尊严!
我希望那一天我能够有脸去见主的面!

圣诞帽到底应该什么颜色?

看到有人开玩笑,说希望让大家的圣诞帽都变成绿色。嗯……其实圣诞帽本来就是绿色的。

直到二战前,圣诞老人都是绿衣绿帽。后来可口可乐公司为了把圣诞老人和自己的品牌形象联系起来,请人画了红衣红帽的圣诞老人,并坚持不懈推广了 30 年。最终让大家都认为圣诞老人就是红色,红色就是圣诞老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