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一个身边事,有关时下年轻人最关心的聘礼问题

时下年轻人结婚难,除了房车难搞定之外,节节攀升的聘礼,也是一大难。不过,在爱的面前,彩礼真的不是问题。相亲认识为了结婚而结婚的,凑合过日子的,接盘的……这些就不用多想了,当地彩礼什么价位,乖乖凑彩礼钱,别无他法。有爱就简单多了。

坐标,温州。男的永嘉人,矮矬穷屌丝,小学老师。唯一特长,玩的一手好游戏。跟他女朋友在游戏里认识了七年。女朋友家里是开超市的。女朋友知道她男朋友没什么钱,结婚前,瞒着亲朋好友让她爸妈给了男的100万,然后叫男的拿这100万当着她家那边的族人面前当彩礼给她家。以存折的形式给的。

后来,女方陪嫁了小南门那边120平方的一套房子。婚后,女方对男方好到不能再好。她也不让男方当什么小学老师了,直接让他跟她爸开超市。因为男方缘故,两年不到,亏掉一个三线城市的中型超市。女的就没让男的继续做生意。两口子就在家里开开心心打游戏,然后女的跟她爸妈说,到时给他们几套房收租养老就好了。

现在小孩子快五岁了,一家三口在小南门过幸福生活。总结来说,如果一个女的足够爱你,那么彩礼就完全不是问题。如果一个女的一般般爱你,彩礼可以讲讲价。如果一个女的不爱你,彩礼一分不能少,爱娶不娶,坚决不能让娘家人没面子,相亲下一个就是了。

说说幼儿园老师的抱怨

昨晚下班在公交车上听一个幼儿园老师在和别人通电话。
听过程应该是白天工作时受领导批评,然后在回家的路上跟朋友诉苦呢。
她好像是幼儿园中班的老师,白天带孩子时,两个小孩因为抢衣服被她“打”了一下,然后就被园长找去谈话了。
听说之前也有过这样的事情,也是老师教育完学生,第二天家长来学校闹,结果园长找去谈话。老师认为自己没犯错,结果被开除了。
她抱怨半天,唯一想表达的意思就是“为什么小学老师打完学生,家长就能容忍?幼儿园老师就得妥协呢?”。她还指出“这个年龄段的孩子该合理教育,并且更该教育的是家长”。

去年红黄蓝幼儿园虐童事件真是引起社会的公愤。但有时我们作为家长的,在教育方面做的怎么样呢?其实也应该反思反思。
我儿子现在三岁了,逆反心理特别强,带他一天能把我和家人气死。我老婆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赶紧把他送幼儿园吧,让老师好好管管。
那么问题来了,我们都把这些“淘气包”送去幼儿园了,希望老师管教又不舍得被打骂,这帮老师该如何处理呢?真替她们犯愁。

总结:
作为家长,我们把孩子送去幼儿园接受教育,那么就应该学会“放手”。不经历风雨的孩子,永远都长不大。
作为老师,学生是需要你管教的,而不是需要虐待的。打骂应该适度,而不是残暴。

《富爸爸穷爸爸》感悟

首先坚决不打工  打工就是最愚蠢的行为

1,要懂得如何让钱来替你工作,而不是为钱工作
2,什么是资产?资产就是向你口袋送钱的东西;什么是负债?负债就是把钱从你口袋掏出的东西
3,从长期来看,重要的不是你挣了多少钱,而是要看你留下多少钱
4,富人买入资产,穷人只有支出
5,真正的财富是支持一个人生存多长时间的能力,或者说如果我今天停止工作,我还能活多久
6,金钱从来不是真正的资产,我们唯一的,真正的资产是我们的头脑(思维模式)
7,富人关注的焦点是他们的资产,穷人关心的是他们现有的收入

教主语录17

转载自:https://weibo.com/tombkeeper

“上帝”、“孝”、“反帝反修”、“我是为你好”、“保护青少年”——当我们赋予某个意象以先验的、绝对的正确性,也就创造了一件武器。罗马教庭杀布鲁诺,曹操杀孔融,用的都是此类武器。 ​​​​

至少未来十年,大的风向是民族主义、保守主义。公众人物和大企业如果想平安度过这十年,必须想明白这一点。 ​​​​

一些企业在新员工“破冰”中搞一些出格的项目,可能不只是企业文化,而是 HR 部门精心设计的心理学把戏。
早就有人研究过为什么一些原始部落的成年仪式、大学里兄弟会的入会仪式、以及军队的新兵训练等要搞得非常严苛、羞耻、甚至残酷。因为羞辱和折磨会使成员觉得自己加入的团体更具吸引力、更有价值,会使成员感到相互之间更加亲密。
这是人类大脑存在的一个漏洞。希望看过这条微博的人能补上这个漏洞。

前阵子去一个单位。这单位正常情况下进门的过程是很严的,具体就不细说了,免得你们猜出来是哪家。然而我打了一个专车,专车司机恰好是这个单位的,开车上班顺便接活儿,一听说我是去这个单位,开着车就把我带进去了。建议各单位的保密教育里加上这方面的内容。 ​​​ ​​​​

不论你是不是清华的,甚至不论你还是不是学生,只要还有时间学习,请记住:听说读写能力对你的人生非常重要,非常重要,非常重要,远比你想象的重要。

中国有中国的政治正确。比如“伤害中国人民的感情”,现在这条是不能碰的。别的事儿顶多被网民骂。碰了这条线,不光会被网民骂,上头也会找你麻烦。 ​​​​

“境外反华势力”、“帝国主义忘我之心不死”,这些直至今日仍然客观存在。他们不一定真的多么想整事儿,但具体到个人也是有 KPI 要挣钱养家的。当然,在对其存在有清晰认知的前提下,不是不可以反过来利用之。但意识到这些仍然客观存在是很重要的,否则不是左派幼稚病就是右派幼稚病。 ​​​​

世界各民族都不约而同搞出了宗教,必然是有其原因的。宗教给人内心带来的良性刺激实在太有诱惑力。病痛、亲人逝去,钱不够花,女友跟人跑了……这些问题宇宙大爆炸和进化论都解决不了,但宗教和自大型妄想症都能让你在遭遇这些时仍然十分快乐。 ​​​​

还有种骗子以骗自己为主。有个流行词叫“刷存在感”,基本上就是说这种。不同的是,一般人偶尔刷刷,他们拿这个当日子过。最常见的方式是逮谁灭谁。他们不厌其烦,投入大量精力,在不相干的领域针对挨不上的目标,刷、刷、刷,洗刷刷洗刷刷……在这个过程中,享受那种阿Q摸了小尼姑头一样的飘飘然。 ​​​​

一杯水,用温度计量一下,是 20 度。但这杯水里一定有些局部的分子运动水平只相当于 0 度。文明社会也只是一个宏观的、统计学意义上的概念。作为整体,不能放弃追求程序正义。作为个体,不能放弃建设丛林能力。 ​​​​

如果你认为《发条橙》《少数派报告》之类作品所表达的观点是非常重要、必须坚守的,那么在这类文明框架下,无论采取什么措施,恶性犯罪都不可能减少到你我期望的样子。我们只能接受,并认为这是文明的必要之代价。这就是为什么我一直觉得可期的解决方案只有 Skynet Rising。 ​​​​

道德感是对道德行为最重要的奖赏。如果我们希望鼓励道德行为,就不应该减损这种奖赏,也不应该支持那些妄图从反道德行为中获取道德感的尝试。 ​​​​

探究罪犯的人生经历、生活背景是没问题的。但不能在文字里暗度陈仓,不能偷换概念将原因混淆为理由。应该研究链球菌为什么会致人于死地,但不能因此妨碍用过氧乙酸熏蒸杀灭之。

真相有两种:一种是真相,另一种是大多数人认为的真相。后者才是最重要的。 ​​​​

从邯郸到石家庄,二线城市的离婚纪实

关于离婚这个事儿,本人一直有些感触,今天就和大家说说:

本人出生于邯郸市下面一个小村,真正的农民的儿子,上高中及以前,大概也就是2000年以前吧,三里五村的就没听说过有离婚的,一个村有一两个就不错,还都是偷偷摸摸的,那时候感觉离婚很丢人的一样。

到了2000年后,特别是2010年左右,村里的离婚成风,一是思想开放,90后谁也是自我中心,过不下去就散,都不太愿意包容对方;二就是彩礼奇高,十几二十万,闺女离婚爸妈也都支持,可以再来一份彩礼。在农村,这很现实!!

毕业后定居石家庄,差不多十年了,也见识了周边数位同事的离婚和再婚,市区比村里更简单,上午一句不合,下午就去民政局了,身边的真事儿!市里的80 90后又大多数是独生子女,包容性更差,离婚率也明显高于老家的村里。

整体来说市里对待孩子的问题还是比村里要好很多的,这是乡村需要注意的,市里离婚了孩子也大都是双方共同照顾,村里一旦分开带孩子的一方就绝对不让孩子去见另一方,这对孩子真的不太好。

再说说自己,恋爱很甜蜜,结婚后也不错,有了孩子就有了很多纠纷,曾几何时也想着离了算了,后半生单着挺好,回头想想她也不容易,还是逐步包容下来了,随着孩子上学,现在慢慢适应了唠叨,也就习惯了。

最后,既然结婚,就多包容多换位思考,祝福有情人长长久久。

美国突然恢复中兴业务,之前禁令算啥?

先不管这个恢复的原因是什么,是中国暗中给了美国好处,还是美国自己真的觉得不想打贸易战了,因为打不起了,或者后果太严重了,再或者是其他未知的不可描述的原因。原因不重要了,只是想知道,美国一个世界头号强国,发布一个禁令,说是7年不卖给中兴通讯元器件,现在还不到1个月,突然又说恢复业务,这算什么回事啊,这属于什么操作,那么7年的禁令呢,是又不算数了么。美国还真的是很逗了,契约精神,没有就没有了,可是也不能说话这么来回来去的变吧,一会一变,只能让世界都不敢再相信美国说的话了。

美国要是真的对中国芯片强硬点,就禁售,其实也没什么,中国工作岗位流失也好,或者中兴通讯就此倒闭也好,不会对中国有什么严重影响,反倒是能刺激中国研发自主芯片,彻底明白芯片必须尽快搞出来,也挺好的,现在美国又恢复了对中兴的业务,是不是怕中国真的被逼的研发出来自己的芯片啊,毕竟天河二号当初用的因特尔芯片,也是禁售了,之后中国第二年就有了神威太湖之光了,用的是国产芯片,有前车之鉴啊。

也来聊一聊自己创业的路

一直在中部一省会城市装饰装修圈内摸爬滚打,头些年省吃俭用也算是攒了点小钱,可是辛苦污染影响身体健康不说,天天因为一点蝇头小利跟业主生气,江山父老能容我,不使人间造孽钱,真是不想再赚造孽钱,就一直想自己做团队,想起来刚毕业的时候做过一段时间软件开发,网站建设,自己也稍微了解些行情技术,就也想往这边靠。

找了个合伙人,装修了个办公室,招了一批在校大学生,就开始怼了。可这第一批员工进场,差点没哭了,什么都做不出来,没一个星期就全离职了,当时看着空荡荡的办公室,真是欲哭无泪。

峰回路转,合伙人多方斡旋,花了九牛二虎之力,褪了多少层皮,总算是攒成了现在这个团队。软件开发、腾讯云端、阿里云端、CRM、ERP,PC端移动端功能实现也算是都可以做了(前两天突击支付接口,又花了很多功夫,但是总算是做的好了),个人对现在现有的这个团队也比较满意,大家都很年轻,也很有冲劲儿。可是又遇到了新的问题:我们现在在做一个核心项目,就是家庭装饰装修,现在的工作是先从建材批零商的角度开发功能,让他们以装饰公司拿货价直接针对普通业主,将壁垒打破,将业主的水电瓦木油的基装拆分掉,让业主自己去找建材批零商,我们的定位就是监理和顾问的位置,广告词我们都想好了:“比装饰公司省两万”,二维码一贴,跑市场也不花什么钱。

可是养团队毕竟是个砸钱的事儿,核心产品这东西是个长效机制,短期很难看到效益,就算是擦边球有思路,也需要时间。而且对于我们来说,也有做为软件开发者的选择,我们做软件外包的话,完全可以养活着我们自己,可是核心项目就不得不缓慢甚至停滞。最近跟合伙人也一直在商量股东引入的问题可是合伙人也比较挑人,自己也觉得是一把双刃剑怕适得其反。

老婆脾气越来越大 转载

结婚好多年了,06年结的,刚开始老婆性格还不错,自从有了二孩后,她的脾气是越来越大,整天各种不耐烦。这情况已经持续一年多了,有时候正和她说着什么事,我都还带着笑脸说的她就突然脸色一变开始硬邦邦地骂人,有时候问她个什么事,也是很不痛快地骂将过来。我也早就提醒过她不能老这样对待我,可是不但丝毫没有改变反而变本加厉。
就拿最近一次来说吧,丈母娘日的生日,我想着让老人开心一下,就决定自己亲手做个蛋糕,虽然小舅子每年都会订一个大蛋糕。11日弄了一下午,因为没有电动打蛋器,蛋白的打发全靠手动,做过蛋糕的人都知道这得多费劲。放进烤箱考着,因为赶着要去自己的店里忙,告诉老婆时间,到点了把蛋糕取出来倒扣就行了,等我晚上回家再脱模。大概过了个把小时,老婆也到店里来了,我就顺口问了问蛋糕取出烤箱了没?老婆说脱模不好弄,用勺子挖出来的,不成型了。我就说哎呀等我晚上回去再弄嘛。接着问她是不是全散了?这下不知道她又怎么了脸一拉,对着我大叫了一声“自己回去看!”。
好吧,晚上快10点到家一看,还行,比我想像中的好,但觉得这么给丈母娘实在不好,赶紧重新开始做一个,而且还换了配方,做了相对复杂一点的红枣泥蛋糕,一通忙下来,到最后脱模时已经快凌晨2点了。这时两只胳膊因为打发蛋白已经酸得很累了。
上床和老婆汇报了说蛋糕已经好了,非常成功明天你带去老妈肯定高兴。然后想趁着老婆也高兴和她来一炮,不想这娘们儿又是脸一黑,就是不让碰,一下把我踢开,这时候我实在是忍无可忍了,问她:“这什么态度,是不是明天给你妈过生日不想让我去了?白天对我硬邦邦的,晚上上了床又是冷冰冰,是谁也受不了长期如此”。
到了12日(昨天),一大早起床又是全程黑脸,我一看这样,好吧今天真不去参加寿宴了,人家压根不想我去,我也没那么贱。
一直到现在,这娘们儿一点好脸色没见过,我是真不想过了,打算这两天找个律师问问。

那些追别人汽车尾巴的人都在干什么?

经常都能在高速上看到汽车追尾,甚至是在一般的车速不是很快的市区道路也时常能看到,尤其是在节假日的时候,汽车追尾就更是很多。

我看到过的连环追尾最多的是五台车连环追尾。。。所幸,看到的那一次五车连环追尾,损失不算太严重,不但没有人员伤亡,车的损伤也不算太大。如果不是要等交警来进行责任划分的话,那些车应该都能自觉开车走。

每次,我看到有车追尾的时候,就忍不住要想这样一个问题:那个去追别人汽车尾的人当时到底在做什么?是在打瞌睡吗?是在玩手机吗?是在和女朋友谈恋爱吗?为什么开得好好的,就突然追上别人汽车的尾巴了呢?

开车,尤其是在高速公路上开车,不是应该要全神贯注吗?要知道,高速路上的车速都是比较快的,一旦出现汽车碰汽车或者汽车碰到其他障碍物,非常容易出现车毁人亡的人生惨剧。尤其节假日的时候,一台车上很可能坐了好几个人,甚至是一大家子都坐在车里,这个时候你不全神贯注的开车,随时保持警惕,那你什么时候才能?

所以,每次看到有车追尾,我都忍不住要想,那些去追别人车的人当时到底在做什么?我自己呢?如果是要在高速公路上面开长途,我会提前做好准备,开车前保证足够的睡觉,买好一些必备的提神醒脑的食物或者饮料,晚上绝不长时间(两小时以内)开夜车,尤其是在白天已经开了很长时间车的情况下!

如果在开车的过程中感觉到累了有些困了,除了及时喝一些提神醒脑的饮料外,就是毫不犹豫地进去困了后碰到的第一个服务区睡半个小时。没有什么比一家人的生命安全更重要。

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 要有多疯狂就有多疯狂

今天我们镇上发生了一件颠覆三观的事情,没有你想不到,我也非常佩服

一天时间就已经传遍了整个镇了,事情是这样的,镇上面有家人,父亲不知道年纪了应该60多,有两个儿子,家里算比较有钱吧,房子比较多,基本都是出租的,做什么工作我就不知道了,父亲有一个二奶,和大老婆一起都住一起,这样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了,因为这个对有钱人来说比较普遍,重点在下面

他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和老婆生了一女儿一男孩,二儿子生了一男孩,这两个是大老婆生的,小老婆生了一女儿,不过不重要!!!

两个儿子基本都在外面工作,一年只有一半时间在家里, 两个儿媳妇居然和这个父亲有一腿,被两个儿子知道了,让后带各自的孩子去医院亲子鉴定,大儿子的女儿是亲生的,儿子是父亲的,二儿子的儿子是父亲的,这件事是医院的人爆料出来,不过听说已经被停职了,因为事情闹的特别大,两个儿子将父亲打到医院里了,不知道打死没有,现在听说两个儿子已经被拘留了

事情比较短,关系比较复杂,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我整理一下,就是父亲和两个儿媳都一腿,而且都各自生了一个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