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点遇上仙人跳,但是我把她跳了

12-14年,那几年我撩小姐姐,基本上都用mm,不过经历这次事情以后,我再也没用过了。

这个姑娘,打招呼的时候,回复我就特别奇怪,称呼我哥哥。当时我就想,这姑娘,不是卖图卖片的吧?但是看头像和她的社交资料(图片和视频,包括定位动态),判断出来,也确实是她本人。那时候,我就和她说,加V,也就很简单的加上了。

加了我也没怎么聊,都是她主动找我。第三天左右的时候,她和我说,她在家特别无聊,约我一起吃宵夜去。我就去接她了,我说我带她去吃什么什么,她不同意,非要去她想去的。作为男人嘛,要有绅士风度,我就去了。

结果去了一家咖啡厅(那时候的咖啡厅,都不是专业做咖啡,还有商务套餐),她拿着菜单,轻车熟路的点了七八个菜,还点了一瓶红酒(这个时候我心里有点嘀咕了,这丫不会是饭托酒托吧?)。

没多久,菜上来了,酒也马上上来。全部上齐,服务员紧跟着,过来让我先买单,一张小票给到我面前,900多,具体多少我忘了。我去,咖啡厅吃个东西900多,打劫啊,然后我就看明细,饭菜+果盘也就三百多,其中一瓶红酒,599(我特别记得)。但是碍于面子,我也不好多说什么,但是我也没急着买单,红酒送过来就直接已经打开了。我倒了一杯,喝了一口,我勒个去,欺负我乡下人没喝过红酒,明显就是兑了饮料的果汁。

我马上把这个问题放大,我说,你自己喝喝看,这个是红酒吗?一股饮料勾兑的味儿,你当我傻呢?然后服务员还狡辩,这就是红酒,我说叫你们经理来,经理来了还假装喝了一口,告诉我实在不好意思,上错了,换一瓶。

抓住这个,我肯定不想花599再买红酒冤枉钱了,我说不要了,你们这个吧台酒水管理太烂了,我们吃完饭,换个地方喝。于是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我为什么这个时候怀疑这个姑娘,是个饭托酒托,因为整个我争论的过程,她一句话不说,拿着手机发消息。我当时断定,大差不差了。但是酒水撤销后,我假装淡定,我看看这姑娘到底玩什么花样。

吃完我买了300多的单,那时候我开个宝马五系(嘚瑟一下,14年我才21岁,但是我不是富二代哈,做电商赚的钱),她跟着我上了我的车,而且一脸淡定,也没提刚才吃饭遇到的事。我也很直接了,我说我们没喝酒,要不开个房间,买点酒,去喝一下。

然而,她又给我指定酒店,说喜欢去那一家。我答应了,去。这个时候,我给我老家的人(和我一起创业的)打电话,让他带几个兄弟,到xx酒店。我用老家话说的,所以那姑娘听不懂,而且聊天的时候,故意嘻嘻哈哈,姑娘以为我聊别的事。

到了酒店,我又开始发现猫腻,我眼神刻意飘着她手里屏幕,然后我看到她发了四个字,到酒店了。

我当时就知道了,我肯定等下要被仙人跳了。然后,我开始动小脑筋。在登记的时候,我直接把她拉前台,我和她一起用身份证登记(因为我准备霸王硬上弓,没一起登记的话,到到时候告我强奸),而且上电梯,还很亲密的搂着她,把她按倒在电梯墙,吻了一会儿(为了给酒店留下视频资料)。

到了房间,我估计给他时间,我说,我先去洗澡(让她有足够的时间,联系她的同伙)。然后我也给我哥们儿发消息,你们来xxx号房间门口,堵着,任何人不让进来。我快速的洗好了,然后换她,她也去洗了,也出来了。他的同伙来没来,这个时候,我真不知道。我把她手机一拿,直接扔沙发上,把她抱起来。丢床上去,撕开她的浴巾,她一个劲儿反抗,我就压着,然后把她~~~(脑补吧)

我从钱包拿了500块钱,然后偷偷打开手机视频拍摄。在给她钱的时候,我说了句中和的话“今天好累,给你500,刚才弄坏了(其实我应该说刚才把你文胸弄坏了)”

知道我为什么要拍这个视频吗?我怕到最后,她告我强奸啊,有给钱的动作,那性质就是嫖了嘛,她敢报警,那她也吃不了兜着走。

我是悠哉悠哉的,去洗澡了,然后穿了衣服。她还突然跑到我身边,你干嘛,你要走了吗?在等会儿吧,陪我聊会儿天。

我直接怼她了,你心里没点数吗?你想对我干什么,我清清楚楚,然后一五一十和她掰扯了一遍。她不知道说什么了,然后她气氛的来了句,你出不了这个门什么的。我也没说什么(我不打女人,不然那时候她那个嘴脸,真想给她俩大嘴巴子),直接出门,她同伙来了两个人,被我哥们儿带来的三四个人直接按到了。酒店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也没保安来,估计前台监控没注意到发生了什么(那酒店太low,没档次,我自己肯定不去)。

然后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咯,我估计她都气死了吧?哈哈~

不成问题的问题

范伟有部获得金马影帝的作品叫做《不成问题的问题》讲述了一个农场为何总也无法盈利的故事。

故事背景是设在解放前重庆的一个农场,在战时环境下,农产品紧缺,农场的农作物质量又好,要亏损是很难的,但农场就是年年亏,范伟演的就是农场的经理人丁主任,丁主任作为经理人,基本不干活不做事,但特别会做人,拿农场的各种产品讨好股东的太太和小姐,放纵手下的工人贪污,欺上瞒下,团结大众,把一切矛盾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大家都觉得丁主任是一个好人。

后来因为亏损,换了一个海归留学做事的尤主任,引进一套科学管理办法,两袖清风,刚正不阿,结果没几天就被搞下台了,具体剧情可以去看电影,这故事里有个管理工人的细节,很值得玩味。

话说农场经营不善,发不出工资了,丁主任再会做人,也不能不给工人发工资啊,于是丁主任想了一个办法,先发出去一笔钱,再对工人说,小张,这是你之前托我去重庆买的玉镯子,小李,这是你之前托我去重庆要买的肥皂。在当时玉镯子和肥皂对乡下工人来说,是必须品,但对城里人来说也就普通的工艺品和工业品,这里存在城乡物品之间的剪刀差。

于是丁主任就靠这些玩意,收回了工人手里的工资,记住工人拿了钱总要花掉的,只要控制了基础民生领域的价格,那工资都可以轻松回收,比如用香烟,房贷,汽油,医疗,教育等。

接下来丁主任还和工人一起赌博打麻将,丁主任的脑子好使,很快就把工人的钱都赢了回来,用这些钱可以发下一个月的工资,但工人都说丁主任好,输给丁主任心服口服。当然丁主任对工人偷鸡蛋和大白菜的事,也是装作不知道,工资少发了,总得给工人一点活路。

后来那个尤主任,坚决杜绝偷窃现象,颁布了很多规章制度,还对工人说,努力工作可以加工资,可工人们都不吃那一套,最后还是请回了丁主任,觉得丁主任是好人,所以如何把人卖了,还让人觉得你好,对工人进行预期管理,让他们愿赌服输,绝对是一门大学问。

老舍还有句名言,乱世的热闹来自迷信,愚人的安慰只有自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