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氏跆拳道馆长,你狂的没边了吧

录音文件:https://share.weiyun.com/5n4Q20w

去年9月份在杨氏跆拳道报的一年的班,之前在家具城那边的馆,一直挺好,后面他们装修,换到了桃源这边的道馆。
因为道馆不开窗户里面非常闷热,我送完小孩一般都是去超市里凉快,下课了上来接走。
今天实战发生的事情,我小孩描述给我,我再三确认后,整理经过如下:

对方小孩比我家大一岁,个头差不多,实战对抗过程中对方小孩护具掉落2次,举手后我家小孩停止进攻。后面我家小孩头部护具掉落,举手后对方继续进攻,教练没看到,导致我家小孩流鼻血。教练让我家小孩去洗鼻血,对对方没有任何批评教育。我接完孩子也没有告知我小孩受伤的事情。

回来路上我家小孩告知我此事,我打电话给馆长,该馆长态度良好,告知需要联系教练调查一下再给我电话。一个多小时后,没有任何回复,我打过去,通话中,过了20分钟打过去,继续通话中,怀疑被拉黑名单,用另一部手机打过去,接通了。

该馆长的态度非常嚣张,录音文件只是后半段,前半段真没想到会是这种态度没想起录音,大致意思就是:受伤无可避免,护具掉了按照规则可以继续攻击对方,解决办法就是你家小孩以后不用打实战,另外他是练武之人你到底要怎么样。。。具体可以听录音。

我想知道,现在做生意的狂成这样了?

我花钱上你课,出了问题找你沟通,你拉我黑名单,试问,以后马鞍山还有人敢上你杨氏?另外我家小孩到家了嘴上还有血没洗掉,该馆长一句我问了教练,就留了一丝丝。

用另外的电话打通后该馆长一直抢话,其实我的诉求很简单,实战情况下教练多注意情况,既然实战穿了护具,不管护具掉没掉还是有其他情况,实战过程中有一方举手,那肯定要暂停,我家小孩头部护具掉了举手,对方还继续攻击显然是违反规则,违规的一方应该受到批评这也是我的诉求。但是很可惜,该馆长太牛逼了,抢话就算了,后面直接挂了我电话。

该馆长的核心意思是:跆拳道实战根本没有护具,杨氏是自己另外买的护具,别家跆拳道根本没护具,除了KO和倒地,其他情况包括护具掉了可以继续攻击。

另外,该馆长从头到尾一句抱歉没有,学武受伤在所难免,但是因为对方违规而受伤,且对方没有受到批评一句对不起都没有的话,实在有损武德。杨氏跆拳道馆长,你老师教过你武德吗?

当初报名的时候,跆拳道服和鞋子整整大了2号,你们让暂时先穿着到时候到货了换,现在一年差一个月就结束了,问了几次,都没有正好的道服来换,我没有说什么。这次实战是别人犯规伤到我家孩子,打电话给你反应一下情况,直接能把家长电话拉黑,电话狂到没边,“我是练武的你到底要怎么样?”这是你问我的,我想告诉你,我是付钱给你的,我是你大爷。

我家现在已经是红带了,跆拳道练了2年多,打实战不是一次两次,受伤在所难免,现在的问题是,对方明显违反规则,教练监督不力的情况下,导致的受伤,我向馆长反应一下情况,是很正常的吧,哪怕馆长一句下次注意,也就完事了。现在是馆长的态度:教练和对方都没错,是你家小孩不行,拉黑家长电话,威胁家长。

之前是在家具城那个馆,每次实战都有一个胖胖的教练(已经离职了)在2个实战小孩的边上看着,有违规或者出现问题都立刻停止,我跟馆长说了这次实战几个教练太疏忽了,结果馆长说我告诉你,那个胖胖的教练就是垃圾,跟我现在的教练一个天一个地。。。贬的一钱不值,那我就奇怪了,这个那么差劲的教练教了将近半年多,那算什么回事?

三星s8自带录音功能,看到这个馆长蛮不讲理,就给他录下来了。
另外,我一没有报复人家,我开始准备给教练发微信发现半个月之前的教练辞职了,所以只好打给馆长,馆长说调查一下情况,后面就把我拉黑了;二没有搞臭,要说搞臭,是他自己搞臭了自己,麻烦你听完录音再发表观点。

我小孩因为实战中对方不守规则,教练玩忽职守,头部护具掉落后举手示意停止被对方继续攻击导致受伤,我打电话给馆长反应一下情况,哪里让你看不惯做事方法了?我反应了情况后馆长说调查,结果被拉黑名单,后面换部手机打通了一直被馆长怼,一句下次注意和抱歉的话都没有,这是你看的惯的做事方法吗?

流个鼻血有什么大不了的。
关键这次受伤是因为对方犯规和教练没有起到监督责任。
我给你道馆反应一下,是正常的吧。你一句下次注意,这次抱歉,也就完事。
居然直接被拉了黑名单,后面换手机打通了,把我一顿怼,责任全在我和我家小孩这里了。
你这还开什么道馆啊。。。学习一下武德再来吧

我所听到的一个真实一夫两妻,坐标上海

男方搞技术的,老家苏南,交大毕业。
人不是很帅,但也不是很丑,清清爽爽那种吧。
一身过硬技术,没得说。
毕业后进公司,几年时间凭过硬技术当上了分公司总经理,年薪可观。
后来,出来单干。
他自己存的工资,大老婆娘家的钱,小老婆娘家的钱,加在一起,建了一个比较大的公司。
他创业开公司,起点比较高。
男方的钱比一般工薪阶层多,可是,却没有大老婆,小老婆的多。
大老婆是上海本地的,海龟。
小老婆是苏州的,家底厚实,武汉大学毕业。
两个女人娘家都挺赞同这门婚事的,双方平时也有来往。
男方跟大老婆领证了,小老婆没有领,但是,小老婆管公司账户。
平时,男方都在外面跑业务,搞技术指导什么的。
小老婆管公司财务。
大老婆就管公司日常运作。
助于晚上他们怎么住,不得而知。
小老婆和大老婆公司办公室挨着的,一起上下班,小老婆亲切喊大老婆姐姐,大老婆喊小老婆名字,外人真看不出有什么醋意。
这个都是公司的秘密。
上海的可能知道男的,他的公司搞大型吊车的,租一次几万的那种,还有就是外包饮料生产线,好像哇哈哈很多生产线就是他们公司派人安装调试的。

房子不值钱

某地房价5年不涨,市民称幸福感超过北京。这是近年来各大财经媒体报道的一条新闻。我想,财经媒体的小编再没有常识,也不会相信这条新闻。只不过,这新闻能讨好一大票读者,有流量。大家都被房价吓得半死,第一感,很多人肯定开心,房价不涨,我就有时间慢慢攒钱,不怕上不了车。但是,要强调一下,经济学常识往往是违背直觉的,你的第一感往往是错的,未经训练的人,跟着第一感走,就要做错事。财富也是观念的产物,同等条件下,两个人的财富云泥之别,源头就在观念不同。

在今天这种新闻后欢呼的人,就具有贫穷的观念。他忘了站在有产者的角度看问题,5年前,在这城市买了房子的人,欲哭无泪,因为他的资产大幅缩水了,为什么呢?放水的货币,5年增加了一倍,实际购买力下降了一半,房产不涨,财富被印钞机拿走了50%。而5年前在北京等地购房的人,由于房价上涨,跑赢了通胀。脑子清楚一点的人,怎么会觉得前者更幸福?

房子本身是不值钱的,水泥钢筋,可以无限供给,值不了几个钱。房子是因为地点值钱,好地点是稀缺的,你买了,别人就没了。热点城市,就是稀缺的好地点,房价所以涨得快,再加上法币的持续贬值,房价上涨的速度就更快。房价持续上涨的地方,才是好地方。这是违背人们直觉的。房价5年不涨的地方,不是你应该去的地方。这也是违背人们直觉的。这是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有自己房子的年代,不仅有房价不涨的地方,甚至还有许多被人放弃的房子,在偏远地区的鬼城,流浪汉可以住在别墅里。你会觉得这种地方幸福吗?

地点不好的地方,甚至流浪汉也不会去,因为连拾荒和乞讨的机会都没有。这个道理很简单,很好理解,我希望我的读者都能够明白,财富持续增长。但我也知道,有些人是终生拒绝接近这道理的,他们愿意相信,可以轻轻松松过上美好的生活,只要有人画饼,他们就开心,谁告诉他们好房子,好生活需要承受压力,需要努力工作过几年苦日子,他们就生气,闹着要去“诗和远方”。其实,炒红“诗和远方”的高晓松,人家天天辛苦录节日。工作都没有,从来没赚过钱的人,倒是信了,以为有免费的午餐。年轻人,最好的起步,就是老实挑个房价高的城市,尽早开始供一套房子,你的责任感、你的耐力、你的成长,都可在几十年的供房过程中得以锻炼,你的财富也能不停增值。

你的财富增加了,你更能够“诗和远方”,可以坐头等舱,可以住五星酒店,远方更有诗意。有产者的思维是不同的,他们会远离房价5年不涨的地方,因为那里没有机会保护自己的幸福。

将近而立之年,有些困惑和迷茫

在一个二线城市,当个小科员,每天重复枯燥无味的生活。
说真的,当初一心想在城市工作、定居生活,让自己子女别走自己的老路,别蜗居在乡镇农村,毕竟在城市生活,和在农村,还是有比较大差距的,自己也感同身受。但一个农村家的孩子,出来城市打拼真的太累了,无依无靠,什么都要靠自己。有时候也挺感叹命运的不公,单位合同工各种家境宽裕,天天吃喝玩乐,而自己连辆车、连套房子都没有,在这个城市没有一点归属感。
房子首付吧,至少需要50万,但父母一分钱都帮不上,问遍亲戚,能借到十几万左右,离五十万还有很远的距离。头痛,想尽各种方法凑钱、借钱,也想去银行搞消费贷,搞信用贷,但又怕到时还不上。也曾想过先找个适合结婚的女友吧,两家人一起分担容易点,暂时又遇不到合适的人。
失败,每天都是满满的挫折感,看不到一丝希望,这个城市感觉容不下我,但我辞职的勇气呢?

教主语录16

如果有一天,中国在硬实力、软实力上都真的足够自信了,会发生什么标志性事件?我觉得其中之一应该是眼保健操被取消。十年,二十年,三十年,有一天,这件小事会发生,并预示着一个伟大时代的到来。 ​​​​

微博拉黑有几种。常规的是在自己的微博评论转发里发现妖怪,进行操作。激进一点的叫预防性拉黑,就是在其它微博中看到了妖怪,也进行操作。此外还有一种叫星际穿越拉黑,就是在微博之外的地方看到妖怪,然后赶紧找找看妖怪有没有微博账号,进行操作。 ​​​ ​​​​

近二百年来的科技进步,使得人类的体力因素在生产力中变得越来越不重要。这是女性地位提高最重要的基础。女性地位提高的历史,也是科技发展的历史。同时,现代医学的进步,也大大降低了女性生育过程的风险。避孕技术,让女性可以更灵活地安排自己的人生。所以,女性其实最应该热爱科学。 ​​​​

ID 中包含专业方向同时强调了自身为女性的账号,默认应视作营销号,除非明确知道不是。 ​​​​

第一次看到“51%攻击”,我想,如果世界完全基于区块链运作,就实现了反乌托邦作品中最糟糕的一种民主:能通过投票决定是不是把你的钱分掉以及是不是把你挂到电线杆上。但很快我改变了想法——即使新世界真的出现,也一定会继承旧世界的秩序,旧世界的财富和权力变成新世界的算力,贵族们依然是贵族。 ​​​​

你们琢磨一下:即使是美国军方人士中最忠诚的那些,是否希望中国裁军、削减军事领域投入?即使是中国军方人士中最忠诚的那些,是否希望美国裁军、削减军事领域投入? ​​​​

你可以说某个人的爱马仕是假爱马仕,但你总不能说那是个假索尼吧?我们说 A 是伪科学,首先要有人声称 A 是科学。对声称 A 是科学的人,才可能谈 A 是不是伪科学。而对认为 A 属于某种完全不同于科学的玄妙体系的人来说,也就无所谓伪科学了。这类人所信奉的东西,连被称作伪科学的资格都没有。 ​​​​

每个人都有价钱。如果你发现以前挺正直的朋友,历史上也抵制住过不少诱惑,但现在开始投身于割韭菜了,就可想而知干这个挣钱多容易。

送礼的学问很多,其中一点就是别送需要消耗较多资源才能产生效用的东西。所以除非对方爱读书,或特别想要某本书,否则书不是一个好礼物。因为读书要花大量时间,时间很宝贵。有些男青年觉得那种巨大的玩偶特别能表示爱意——但你想想,这东西起码占地一平米,人家一平米房子多少钱? ​​​​

认为地球生命从三十五亿年前那个单细胞生物演化到今天所遵循的规律一定是恰好会让你开心的那种,这是多么愚蠢而又傲慢的巨婴式想法。 ​​​​

未来几十年,医学在解决衰老问题上的进步速度有可能快于世界上目前这一代权贵衰老的速度。 ​​​​

关于智商,一个常见的民间误解是认为 120 比 100 高 20%。140 比 120 高 16.7%。实际上智商值表示的是罕见程度。以 SD15 的测试为例,120 表示 11 个人里有一个这样的。140 表示 261 个人里有一个这样的。 ​​​​

任何物质产权都需要暴力机器背书。而暴力机器不会“去中心”。除非“共识”能直接产生暴力,或人类社会演变为不需要物质的形态,否则社会纯靠“共识”是不可能运作的。而即使“共识”能直接产生暴力,暴力机器也不可能坐视这个过程。无中心的暴力绝不可能和暴力机器对抗。这叫“兰彻斯特方程教做人”。 ​​​​

区块链(目前的)从潮流热点的角度看是接 AI 的班,本质上则是接现金贷的班。“未来一年连睡觉都是浪费时间”这个说法倒是没错,毕竟监管真空期是短暂的。 ​​​​

现金是电子支付的离线缓存。 ​​​​

最近看到不少人表达了对源自东北的“哥”、“姐”这种称呼的鄙视——作为南方人,我其实也不太适应这种称呼方式。但鄙视似乎没什么道理,尤其是如果你并不鄙视源自黑人的“Bro” 、“Sis”甚至觉得很鲜活很生动很有趣很洋气。 ​​​​

武侠小说赋予我们的幻想,不止影响了格斗界,也影响了安全技术界。很多人内心深处都希望存在沉默低调淡泊名利隐迹潜踪的世外高人。所以,假扮沉默低调淡泊名利隐迹潜踪的世外高人就很容易让这些武侠爱好者们上当。你琢磨琢磨:这么沉默低调淡泊名利隐迹潜踪的人,怎么就让你遇到了呢? ​​​​

大多数反对他们并不明白的东西的人,可能是因为存在这样一个利害算计:弄错了对自己没啥影响;而万一蒙对了,自己就成了一件特伟大特崇高的事业的一部分。 ​​​​

犯罪学的古典学派只看罪行本身,不关心犯罪根源。实证学派则相反。现在那些深入挖掘罪犯的思想根源,受什么影响,吃过多少苦,都是实证学派起来后的事儿。然而也正因此,实证学派会认为某些特定人群更危险,应区别对待。近年网上又新出了一派,既热衷探究罪犯的心路历程加以同情,又认为人都是一样的。

由脱发引起的悲剧

本人28了,从去年开始,洗澡时候感觉掉头发厉害,某天对着镜子一看,头发稀薄了不少,心中顿生凄凉之感,我想脱发的男同胞们应该深有体会的,头发真的太重要了啊!无奈各种查询,有说用生姜涂抹或者生姜洗发液有效果,也有说喝中药有效,后来不知道从哪里看了一篇文章,说有安全的药物,由美国FDA批准的保法止和米诺地尔酊,这两种药物对脱发有良好效果,特别是脱发早期的人群。

知道这消息,就像抓到一个救命稻草,赶紧在京东药房网购了两种药物,好贵的说,保法止接近两百一盒,米诺地尔酊一百多一盒,买了一盒保法止和两瓶米诺地尔酊,收到货后,立马开始使用,悲剧就这样开始了。

使用保法止两天左右,居然没晨勃了!!!性欲也消减了!!以前每天早上都会硬邦邦的感觉也没了,当时也没在意,想这药物可以治疗脱发,先用着,谁想到后来真的是有副作用啊,一盒保法止用完了不敢再吃了,但是小鸡再也没达到原来性欲强的时候,一直到今天我都耿耿于怀,悔不当初啊!

另外说下脱发情况,保法止用了后,性欲减弱了,头发掉的更厉害,我查了一下说是这样的,米诺地尔酊是涂抹的药物,副作用相对小一点,后来再去理发时候,那小哥说我头发变密了些,当时还挺高兴的,不过最近头发又便稀薄了点,我已经不想再理脱发的事了,毕竟英国王室王子、足球明星鲁尼都没办法解决脱发难题。

从这个事得出一个经验,各位狼友还是从容面对脱发吧,使用药物要慎重,不要以为那些FDA批准的药物就有多好,副作用太大了得不偿失,不过也别使用中药、抹生姜之类的,乱花钱不说更伤身。

最近把电脑里的大片一口气删掉了,早上有空就去跑步、打球,争取早日把身体调整回来。

钱难挣,屎难吃

长这么大,经历过很多行业,身边的朋友也经历过很多行业,真真切切感受到,钱难挣,屎难吃这句话。
篇幅有限,每个行业就说那么一点点,可能有失偏颇,反正就是随便聊聊,不引战。
一,姐夫的朋友通过关系包了一段公路,结果年底结账的时候,其中一个官员被抓了起来,导致500万没收上来,他们也不说不给,就是拖,大家心知肚明的,一年白干。
二,自媒体,其他不知道,经营微信公众号,花了两百万买粉,结果腾讯封号,一分钱没赚,直接亏200万。
三,朋友以前在温州开了一家麻辣烫店,结果被街尾的小推车麻辣烫打败了,价格搞不过人家,亏了十几万,主要是亏装修和店租。
四,直播,自己刷打赏一万多块,被另外一个刷的高的刷下去了,没上第一页列表,亏了。
五,朋友得知写网络小说可以月入万元,就辞职写网络小说,结果写了几百万字就赚了几千块全勤钱。
六,朋友在杭州卖肉夹馍,没有月入万元,在城管的一次追逐中,扭了脚,休息了三个月。
七,投入几十万搞了个养鸡场,几年时间,刚把成本赚回来,一场鸡瘟,直接亏没了,现在还没爬起来。
八,盘了一家快递点,经常莫名其妙丢贵重东西,不堪赔付,就辞掉快递员,让自己两边爸妈过来帮忙,结果老爸骑电动车摔了,住了半年医院。
九,得知开培训班赚钱,几个人合伙搞了个小学生培训班,结果发现,市场早就被学校老师瓜分了,只零零星星招了几个学生,房租还没到期就倒闭了。
十,温州这边赌场倒款赚钱,一万过一下手,一天时间为限,800块的利息。然后他们就拿了十万块去倒款,结果五万块放出去,跟那个人回家拿钱,哪知道,那个人半路假装上厕所跑了,他家里穷得一闭,榨油机都榨不出钱了,一下子亏了五万。
……
反正还有很多,就是感觉钱好花,太难挣了。各行各业都可以做到月入一万,十万,可是,真的不是那么简单就能做到,稍不注意,就亏得怀疑人生。

一个不讨人喜欢的邻居

我的邻居,他是一个善变的人。
个子不高,体态端正,神情严肃,一往无前。
昨天,他对我说,咱们小区环境不好,我给你们管管。
于是,建造别墅后的大件建筑垃圾、养狗人弄得满地狗屎、特别是开发商丢在小区主路上的石头。
都被清理了一遍。
小区的人都说,嘿,这真是一个棒邻居。
我对邻居吐槽,你为啥还要给小区门口装一个这么气派的大门啊……
因为这样,咱们就是封闭小区了,看谁还敢捣乱。
这是一个善变的人。
今天,他对我说,咱们小区没有物业怎么行。
我知道,前几任物业,收费太高,服务不好,业主把他们赶走,现在只有业主 委员会。
于是,他跟业主委员会商量,成立新的物业公司,他就是法人。
小区的人认为物业公司没必要,但是钱也花了,保安、路灯、监控 也都装了,安全保障确实高了,也就不再言语。
我对邻居吐槽,你为啥要把物业公司建在大门口这啊,自己还要搬过来长期住。
因为这样,咱们就能把物业公司做大做强,成为最厉害的小区,看谁还敢捣乱。
真是一个善变的人。
明天,他站在小区大门口物业公司的楼顶唱歌,I’m the king of the world!
我说,jack,我是rose啊,你还爱我吗。
他大笑,我才是rose啊,穷小子jake。
我对邻居吐槽,是,船沉了,你是rose,你们全家都是rose。

寒冷的冬天,心是暖的

最近热映的前任3
我一直不敢去看,因为我怕看完之后控制不住自己去找她!
我们俩相识于网络,也爱过,也慢慢疏远过。直到后来很久失去了联系!
因为她很忙,我也忙,两年了未曾怎么联系!
一直以为彼此已经相忘于江湖,也就在今天偶尔因为琐事需要联系一下,结果发现我们还是那么的默契。
也解开了心结! 真的很开心

春水初生,春林初盛,春风十里,不如你。
秋池渐涨,秋叶渐黄,秋思一半,赋予卿。

你动了谁的蛋糕

一直以来就想写点东西,关于职场问题,以前自己在私营企业做的时候没有意识到职场中问题,那时给我的感觉就算谁有能力谁就上,谁有能力谁就挣得多,但后来干了六,七年之后在私营企业职场上遇到了瓶颈期,因为你会发现前方有一座大山是你无论如何都无法逾越过去的,而你的能力现在又在催促着你需要往更高的方向去奔,于是我毅然决然的选择了辞职,本想找个部门经理岗位,但最终事与愿违,一脚踏入了体制内,应该说这个年龄进入体制内是多方面原因造成的,但不管怎么样自己总算稳定了下来,以前在私营干总有自己在飘着的感觉,心里总是没有那么踏实,刚开始自己觉得新鲜,而已甜蜜期也未结束,虽然收入差了不少但总体自己觉得还是过的去,时不时的自己安慰自己有能力你怕什么,总比那些在单位混吃等喝的要好吧,但后期你就会越来越不满足,因为你付出的比别人多,但收到的回报却比别人少好多,关键你的功劳还被别人窃取了,就像吃了只死苍蝇,心里特别的不舒服,没什么公平而言,而且人家还觉得你这是理所应当,在他们眼中让你进来就是给了你天大的恩赐了,我呵呵了,我不愿意了,我愤怒了,后来我提出了辞职,我干不了这种公家事,我在这种环境无法生存,我只能逃,但又一次事与愿违,领导不批,我估计在我提出辞职的这事一经流出,在有很多很多人在背后偷着乐,我理解我明白,我也成全你,一把手把我叫去和我谈心,而已提前给我透露要提我中层的消息,不得不说,这次谈话让我对整个单位的看法有了很大改观,总算还有点公平而已,总算还有坚持公平的人在,就这样稀里糊涂自己又恢复了平静,前期面试成功的企业也被我又一次一一回绝,上一次是在私营辞职时,当时最后选择了围墙,
最近聘任文件终于下来了,我也如愿进入中层,但文件下来当天,整个科室气氛尬的不行,我都有种要窒息的感觉,我就不明白,你有能力你上啊,你上了又顶不起来,只能靠别人喂饭的主,就因为你们父辈的福荫得以在这过的悠闲自在,居然还是各种不服气,各种嫌弃的眼神,各种不屑,后来几天我似乎明白了一件事,这本身就是一个套,一个不成文的又一直存在的套,放眼整个单位总有那么几个人,没有关系靠自己能力打拼的人,每个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都是中层副手,都是业务骨干,都要能有支撑起整个部门的能力,都是干活最多的,因为这样的人是企业不能缺的,缺了企业科室就有可能瘫痪,就算你不想在这呆,让他瘫痪,那也是不可能因为还有很多像你一样的人削尖了脑袋往里挤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