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上,有一件事,任何时候都是在玩套路,那就是赌博

这几天一直在忙,单位年底事情实在太多。忙活了一年了,有些事情都堆到这几天弄,忙得脚打后脑勺。领导们是不管你的,安排完了,你干就得了,干不完再找你算账,工人么,就是这么苦逼,人有时候可悲的就是不能左右自己,你的时间不是你的,甚至连你都不是你的。每年一到年底,安全问题都是老生常谈,单位就怕放第一炮,所以每年开始的时候,都要加大夜查力度,督促工人们注意安全,过了这阵风就完事,另外呢,每年年底大家忙活了一整年了,都要发点奖金,所以也是大家最高兴的时候,这几年不景气,奖金一般就是3个月工资,今年形势好,气荒让我们赶上了,大家也是玩命干,所以领导一高兴,发了五个月的工资,也就是15000多吧。每年发奖金,总有那么几个人,高兴就是一上午的事。

因为每年发奖金,我们单位那几个赌徒都要约一个局,战斗一番,场面也挺壮观,大家兜里都有钱,下起注来不咋眼,下的快,输得多,所以有几个人,发了奖金也拿不回家去,就是高兴那么一会,然后就满世界的借钱回家跟媳妇交差,这几年每年我都要帮他们渡过难关,要不然家里就要闹,平时跟我关系也不错,我也不想他们为难,所以一般张嘴了,我都要给拿点,回头这帮小子在省吃俭用的还我。

我现在是不玩了,前几年我深陷赌局中的时候,也跟他们差不多。2000年的时候,有一阵子我不大爱玩赌博机,就跟他们打麻将,所以认识了几个玩麻将的人,都是我们这里有点名的赌徒,基本上靠这个为生,我对麻将打心里不是那么感冒,老感觉坐哪里累得慌,所以一般都是他们凑不上人手了才找我。但是认识他们以后,这个局里的事情我知道的不少,虽然我参与的活动不多。

这是一个我们这里的粮库主任,年龄也不小了,那时候就有50多了,现在都快到70了。那时候的粮库是个肥差,每年收粮,放粮,倒腾粮,各个环节搞下来,一年能挣个几十万,我们这里是产粮大市,很多外地的贩子都要来粮库这里活动一下,这个主任那几年赚了不少的黑钱。这老小子有着典型的贪官特色,好色还爱赌,看到有点姿色的老娘们迈不动步,听到麻将声就找板凳,他们单位的老娘们他没少整。这老小子被这几个赌徒盯上了,一开始就是没事打电话约个局,50,100的赌注,这老小子不在乎,打了这么多年麻将,也算是高手,连约几场,基本都赢,有多有少,玩完了,大家有说有笑,找个饭店喝点,找几个小姐陪着,酒至半酣,再找个桑拿泡一下,这日子过得充实。粮库大家都知道,每年就忙那么几天,平时啥事没有,打麻将就是活,对于这位粮库主任来说。

一天赌徒中的一个跟主任说,外地来了一个参局的,咱们赢他点钱,主任跟这几个赌徒都玩了好几个月了,处的跟哥们一样,一口答应下来,外地人来了,张嘴就问玩多大的,大家就说50,100,外地人一听,那我不玩了,局太小了,最少也得500,1000啊,那才过瘾,那几个赌徒就看主任,主任脑袋一热,估计也合计都是自己人,怕啥,还玩不过你一个外地人么,张嘴就答应了,玩之前大家要亮底的,就是把兜里的钱拿出来大家看一下,主任也没想到玩这么大,就带了两万块钱,对于这么大注连一圈都下不来,这时候一个赌徒就说话了,大哥你玩着,我帮你去取俩钱,主任就把卡给了赌徒,开始干上了。一圈下来主任赢了一万多,取钱的赌徒给取了五万。可是好景不长,接下来越玩越背运,一万多输回去,自己的五万也输的差不多了,掏出卡来让那小子在取点钱,那小子又给取来了五万,也没坚持多长时间,桌面就只有外地人赢钱,三家输的局面,另外两家也输了将近十万了,主任有点红眼,一年也没输过啊,一场下来输了十多万,本来谈好的八圈牌完事,主任输得多,就又安排了四圈,主任又取了十万块钱,主任’刚‘上了,这在我们东北的麻将里面就是翻番的意思,对于主任来说,他玩的是1000-2000,他要是和了别人得给双份,人走背字,喝凉水都塞牙,这十万块钱四圈没坚持下来就见底了,主任有点气馁,脸也冒汗了,赌博就是这样,没气势了,越玩越背,主任一看不行了,四圈没到不玩了,外地人赢了30多万走了,这哥几个就在那研究,大家看主任输得多,几个赌徒凑了五万块钱给了主任,跟主任说大哥别上火,改天养精蓄锐,再找外地人干一场。过了几天,赌徒们给主任打电话,约好了外地人,主任欣然赴约,这次主任想速战速决吗,一上来就刚上了,带了10万,就准备输光拉到的,结果两圈牌下来,主任的十万连影都没见到,主任赶紧安排了人取了十万,同样的效果,又输了20万了,主任不玩了,生气啊,上火,回家大病一场。

这种赌局有一个专有的名词,叫杀猪。这个局里猪就是主任,赌徒们用几个月的时间陪主任玩,拉近感情,那外地人也是赌徒,看着是一个外地人,其实他们跟赌徒一伙的,属于抄刀手,就是专门收割来的。

临近年关了,大家兜里都有点闲钱,有人说小赌怡情,其实赌博这事那个不是从小到大的,一点点的步入深渊,回头看我那几年赌博的时候,恍如隔世,在这里奉劝那些信奉小赌怡情的朋友,趁早收手,有钱孝敬父母,给媳妇买两件衣服,给孩子买点玩具,干点什么都比赌博强。你之所以爱赌博,是因为没有找到一个消磨时间和牵扯你精力的事情,你找到了就不会再赌博了,我这几年闲暇时间就旅游,带孩子玩,在家就写东西,把自己的时间安排的满满登登,没时间去想赌博的事,另外我也很少跟赌博的人接触,他们的酒局我不参加,他们的话题我不插嘴,完全地把自己定位在一个局外人,所以我现在是一个成功戒赌的人。单位的那几个哥们知道我的历史,他们从来不在我面前谈论赌博,知道我反感,也是爱护我,怕我再走老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