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主语录1

闲的蛋疼,整理的:

某网友发博:“一女生老是在一男生耳边唧唧歪歪,男生一气就说:“你再唧唧歪歪,我就强奸你!”女生马上回了一句:“我不反抗,就不构成强奸。 某网友评论:“对暴政也是如此,你不反抗,你和这个流氓政权就是通奸。”

某成功人士的一生:19岁时和18岁女友结婚并育有三子;24岁时和18岁秘书交往并纳为侧室;28岁见到某女婴并开始光源氏计划;31岁到日本旅行认识一名15岁女仆;32岁还是在日本认识一名10岁萝莉;38岁在日本和已满16岁的萝莉结婚;49岁光源氏计划完成和小姑娘结婚。

都知道人总有一天是会死的,但很少有人认真想过,有一天我们真的会死。这一生所有的思想和情感瞬间消失。无论积累了多少财富,获得多少人的敬畏,创建多大的功业,甚至整个世界在下一秒是否毁灭都毫无意义。因为对你来说——甚至不存在“对你来说”这回事,因为你已经消失了,就像没有存在过一样。

有两个词,都是好词,一是“舍己为人”,二是“以德报怨”。但这两个词只能要求自己,不能要求别人。要求自己,是高尚;要求别人,是混帐。譬如:“生死关头你就该舍己为人,把活下去的机会让给别人啊,譬如说我”。“你儿子被人杀了,你应该以德报怨啊,譬如做个糖醋里脊给凶手送去”。这都属于混账。

一个女人如果说另一女人是“美女”,说明长得很普通;“大美女”,说明两人关系不错;“很可爱”,说明长得难看;“人很好”,说明长得很胖;“身材好”,说明A CUP;“很傲气,性格不好”,说明很漂亮;“没气质,贱”,说明不光漂亮,身材也很好。

国外某心理学家和某经济学家利用交友网站研究发现:男人在面对仅相貌和收入不同的女人时,无论把丑女收入调高多少,男人依然会选收入低的美女;女人选男人时,若丑男比帅哥(年薪6万美元的帅哥)每年多挣18万美元,女人会从帅哥转向丑男。所以,“漂亮”价值无穷大,“帅”值18万美元/年。

在大多数文化和宗教中,罪恶要被宽恕,前提是忏悔,至少是意识到有罪。而愚蠢之罪,从根源上就无法满足这个条件。所以我一直无法理解“不知者不怪”这个说法。在我看来,愚蠢是最大的罪恶,而且这种罪恶永远无法被宽恕——直到脱离愚蠢的那一刻。

李小龙先学的咏春拳,但他并不觉得因为我凑巧学了咏春拳,那么咏春拳就一定凑巧是天下第一。相反,他兼收并蓄,吸取了拳击、空手道,甚至西洋剑中的技巧,创立了截拳道。民族主义那点小敏感,是思想和智慧的魔障,也是民族本身的魔障。须知一万年前无中华,一万年后亦未必有中华。

老马正往家里搬新彩电,你上你的楼不就完了吗,但你非得说一句:“哼,我们家也有大彩电”。有人说你随地吐痰,你承认不就完了吗,但你非得说一句“哼,老马也随地吐痰”。第一个叫不自信,第二个叫不打算改。

一个男人如果能够:把QQ密码告诉你,银行密码告诉你,可以让你随时翻他手机,过马路时拉着你的手,不先挂你电话,不大声对你说话,介绍他所有的朋友给你,陪你逛街不说累,把你的相片放在手机屏幕上,在街上为你系鞋带,或者以上都做不到但是很有钱,那么你就嫁给他吧!

我认为所有艺术,都是作者在分享某种内心体验。通俗说,就是作者们用各种形式对你说了一句话——当然,作者想说的,和你理解到的那句可能差很多。说是一句话,实际可能根本无法用语言表达。但这要表达的东西,或极简,或极繁,一定先存在于作者内心。有无这个内心,是区别艺术和瞎扯淡的分界线。

善良的人们总觉得坏人会内疚,内心会痛苦。甚至有人认为,身为坏人,本身对他们就是一种惩罚。我记得有一部电视剧,主角对反派说:“你做了这些事之后,晚上还能睡得着”?反派说:“当然能——尤其是在我那张三万美金的床上”。好人不是不做坏事的人,而是做了坏事心里总也过不去的人。

假话可以骗人,真话也可以骗人。用真话骗人不但更难识破,更难辨驳,且更易说出口,更没心理负担。例如,一个人说:“黄瓜是绿的”,另一人说:“黄瓜是绿的?哼。黄瓜分明是长条形的”。又例如:给袜子做广告,称“本袜子绝不含瘦肉精”。这都是真话,然而都是骗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