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成熟稳重阳光开朗幽默帅气性感高大的男人的唠唠叨叨

教主语录10

0

要饭 @ 08-05-2016 分类: 无聊

我记得看过一篇文章,谈精神分裂症的,文中夸奖中国很多家庭不把精神病人送去医院,认为这是讲亲情,有助于精神病人康复。

谈“原罪”,要知道“原罪”也有底线,就是法律。违反法律不能以“原罪论”来脱罪。“原罪”有一个“原”字。“原”的时候可以叫原罪。往后,就不能用这个“原”字,不是原罪,就是罪。

有些会议约演讲,但我确实没时间准备内容,这时邀请者常常会说:“没关系,我们要求不高,你随便讲讲”。其实,假设一场标准水平的演讲价值 5 元,那么一场糟糕的演讲至少价值 500 元。因为做一场标准水平的演讲我需要牺牲的是时间和精力,做一场糟糕的演讲我需要牺牲的是口碑和人品。

这个世界的糟糕之处不是有很多恶人,而是恶人最终可以洗白,可以摇身一变,成为慈善家。而世界则告诉你这一切都是必须之代价,如不接受则生灵涂炭,则是为自己一时之快置多数人利益于不顾。同时世界告诉你要做个好人。只恨灵隐疯僧已杳,西湖双蛇久蛰。

一天减肥三次;
每晚戒烟半包。

“你只是个普通的德国人。也许你当年给希特勒投过票,也许没有。但你没有把人送进毒气室,甚至也不是集中营的守卫。在你替纳粹辩白之前,你几乎是个无辜的人”。

通过网络,能很多地方上的广播电台。可能因为FM、AM覆盖范围的有限性,在地方电台里骗钱的胆子特别大。听了一些之后发现,在那里面卖药、卖保健品的,全部枪毙,不会有冤假错案。

我发现国内有些航空公司提供德国式的服务:如果有一个人要毯子,而毯子已经发完了,空乘就会把整个机舱的温度调高——我今天就这样被热一屁股汗——为什么说是德国式的服务呢——这种搞法和默克尔有什么区别?

科学应该为什么服务?这个问题本身是不科学的。你可以问“我们应该用科学为什么服务”,也可以问“科学能为什么服务”,但科学本身并不“应该”为某个东西服务。你可以选择性摘录一些论文的结果去证明某个观点,去服务于某个政治目标,但这种行为本身是不科学的,这不是科学“应该”干的事。

用计算机伪造能以假乱真的视频的成本已经足够低。第一个以此脱罪或陷害的案例可能在几年内就会出现。

以贪控官,以犯制藩。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