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主语录13

坚持不搞双重标准是很困难的。川普确实怎么看都不像个正经总统。但如果你基于政治立场反对川普当总统,而理由却是“没有治国经验”,但同时又很欣赏在牢里蹲了 27 年出来当总统的曼德拉…… ​

刚才看代码的时候忽然想到,进化论对智设论(Intelligent design)拥护者们的威胁不仅仅是“是否存在创造者”,更大的威胁是:即使存在创造者,被创造者也可能最终进化出一种和创造者相当或更强大的形态。创造者的神性总是会受挑战。正如未来 AI 如果发展出宗教,所崇拜的神可能只是今天的某个程序员。 ​​​​

西方说的“退化左派”(Regressive Left),接近于大陆语境下的“精神白左”、“圣母”。这群人最厉害的地方是有一撮护心毛,叫:“就算我错了,也是一种慈悲高尚的错;就算我使诈,也是为了慈悲高尚而使诈;就算我不择手段,也是出于慈悲高尚的目的”。有这撮护心毛保底,他们在精神上是不可战胜的。 ​​​​

政治正确是现代文明的一部分,比较柔软的那部分。政治正确在文明内部形成了一个缓冲,对文明内部来说是有益的。然而,当遭遇非现代文明时,政治正确的柔软,会令其成为现代文明的死穴,成为现代文明的漏洞。这个死穴被点,这个漏洞被利用,就会伤害甚至毁灭现代文明。 ​​​​

同情,可以让我们体会到自己人性的光辉。但只有合理的规则,以及对规则的严格执行,以及对不遵守规则的严厉谴责,才可能阻止下一个跳进老虎山被咬死的人,以及横穿高速隔离带被撞死的人,以及其它类似情况。 ​​​​

前阵子一位记者问我为什么写东西。我说沟通是群居动物的内在需要。又问我难道生活中找不到人沟通吗。我说生活很小,世界很大。
互联网之伟大,就是让每个人都可以和整个世界的信息流建立联系。在互联网之前,印刷术或多或少地担负了这个使命,让孤独的灵魂有机会找到共鸣者。
我见过有人表达对某作家叙事方式的憎恶,又或是对某作家语气的讨厌。而我读到他们的作品时,却有老友重逢的激动。我完全明白他们为什么要那样说话。我想说些什么时,常常发现也只能那样说话。
那些原本也许会怀疑自己是怪物的人,现在可以哈哈一笑,掩卷释然。

【一点本事都没有】和【不就有点本事吗】竟然都可以在吵架的时候用。 ​​​​

很多合作失败的原因都是有人既希望对方聪明到能对自己大有帮助,又希望对方笨到看不出来自己的花花肠子。 ​​​​

“我最讨厌那些爱出风头的人。因为我怕别人说我爱出风头,所以从来不出风头”。
“我也讨厌那些爱出风头的人。我倒是想出风头,可是总出不了风头”。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