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主语录2

中央台记者采访一个老弓匠,问为什么雕翎做箭羽最好。弓匠说:【雕翎做的箭杆,射中人体后,带的风比较硬。这个风打过去,就容易得破伤风……】不能苛求人人都要受科学训练,但如果你受过科学训练,仍因为“民族”“祖宗”等原因,而坚守“风硬->破伤风”这种那啥式的逻辑,至少不是值得骄傲的事。

【大米能吃吗?】【大米是从肮脏充满细菌的土里长出来的。】【那,大米能吃吗?】【土里有很多虫钻来钻去。】【……好像有点吓人,那到底能不能吃?】【大米里含的氢元素和氧元素,在很多毒药里也有。】【啊?那看来不能吃。】——这就是我说的“用真话骗人”的另一种方式。

【听说吃水果有益健康……】【健康什么?牛顿就被苹果砸到过头。】【但是,牛顿也因此发现了万有引力啊!】【错,那是编造的轶事,假的。我这儿有辟谣的书,你自己看。】【哦……还真是的……】【现在知道自己错了吧!】【嗯,看来真不能轻易相信那些说吃水果有益健康的人。谢谢啊~】

有人死不认错只是嘴犟;有人则是心犟:内心真的不认为自己错了。那如何确定某个判断是不是错的但因为心犟无法意识到?没法判断。但有个方法或许可以帮助你认识自己:你今天有没有作出错误的判断?过去一周呢?过去一个月?过去一年?这一生中?都没有?恭喜,你是一个从来不会犯错误的人。

常见人用“真实”、“坦白”来作为心理逃避路径。例如有人先承认自己淫荡,然后补充“我淫荡得很坦白”,于是负罪感瞬间扫清。这拨人把自己和假想中的海量“淫荡,但不承认自己淫荡的人”相比较,很欣然地找到了自己的闪光点。类似还有“真小人”胜过“伪君子”,“真无耻”胜过“假正经”等。

有谁见过网上辩论,后来一方真心诚恳认输的?以互联网之大,之无奇不有,但这种事,我真没见过。竞技辩论(如辩论赛)和实用辩论(如法庭辩论、竞选辩论)这类现场辩论,因为没法闪躲,所以能分输赢。但网上帖子对帖子的辩论,能闪能避,能混能蒙,能装聋作哑,能自淫自乐。

有两种人我们夸起来是很轻松愉快的。一是牛逼到登峰造极寻常人无法比肩的,譬如牛顿、巴顿;二是身边那些我们认为总体上不如自己,但能找出一两点可夸之处的人。我们赞美他们,好证明自己不是一个见不得别人好的人。

我们为什么更愿意借钱给一个哪怕不熟悉的同事,而不是路人?为什么更放心在热闹的商场给陌生人指路而不是僻静的小巷?陌生人之间的信任,主要基于对可能遭受伤害合法追究能力的预期。社会只有建立起各种可靠的合法追究机制,才能减少非法追究的悲剧。

小时候常进行一种穷尽模式的斗嘴。一人说“我是孙悟空”!另一人便说“我是如来佛”!总之压过对方,图个嘴痛快。今天在楼下听几个孩子斗嘴:“我们家有奔驰”!“我们家有兰博基尼”!“我们家有法拉利”!“我们家有110”!这时,此起彼伏的节奏明显停顿了一下。然后我就上楼了,后面说什么没听清。

对付那些不可证伪的扯淡,只有两种办法:1、指出其不可证伪性。但这个观众接受度不高。2、用姑苏慕容家“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功夫——你车库里有一条看不见的喷火龙?我已派出一个看不见的龙骑士,用看不见的屠龙刀,把你看不见的龙宰了。这个观众喜闻乐见,我也很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