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主语录5

什么叫双重标准呢?比较朴素的版本就是在同一段对话里先后出现“你凭什么看不起我们 XXX”,以及“你跟我一个 XXX 计较什么”。

最近流行一份历史名人和状元名单对比。虽然故意忽略了房玄龄、文天祥这些状元,但从比例上说,状元中的历史名人确实不多。不过,仍然比普通人中的历史名人多得多。因为状元名人,是以有科举至今 1300 年间区区五、六百个状元为分母的;非状元名人,是以 1300 年来出生过的所有中国人为分母的。

王维十九岁进京。太平公主见了他,“妙年洁白,风姿都美”,太英俊了。又听他奏《郁轮袍》,看他的诗文,然后就把他内定为状元了。唐朝还有个罗隐,诗也非常好。宰相郑畋的女儿读了他的诗非常迷恋。郑畋就把罗隐叫到家里,想介绍给女儿。他女儿隔着帘子看了一眼罗隐的长相,后来就再也不读他的诗了。

吵架基本都是跟着父母学的,从对你的训斥,以及瞧着他们相互吵学来的。我们这代人的父母多半都不讲理,所以我们的吵架本能多半是由“难道”、“凭什么”、“不就”、“反正”和大量惊叹号的组合,这些需要花很大力气用理性和逻辑来清洗,否则就会和他们一样不讲理——简单、省事,但是不讲理。

类似“有本事你也X个XX”这种儿童句式很多人都知道没什么道理,因为别人能不能X个XX和那个XX是不是一坨屎之间并没什么关系,对屎的识别能力和拉屎能力之间也没什么关系。但人们总忍不出要用,因为太容易了,大概还能带来一些抹鼻涕对骂的童年回忆。

最近看了些英国节目。大概平时一本正经的人不正经起来格外浪(就像当年央视评论部的《东方红时空》),美国《南方公园》和SNL与这些英国节目比起来都算有节操的。另外这些节目对英国的历史和文化毫不护短,英国传统医学被讽刺的一钱不值,维多利亚女王也是常用的笑料。我觉得这可能是因为自信。

“上有发号施令的希特勒,下有具体操作的刽子手,为什么奥斯威辛集中营的指挥官也要受审判呢?指挥官只是一份职业呀!” 傻逼们的逻辑就是这样的。

这两天美国大法官投票支持同性婚姻的事儿讨论得挺热闹。我想起个故事:美国有几个同性恋基督徒因为觉得同性恋是有罪的,就创办了一个叫Exodus的组织,试图帮助同性恋们拗过来——该组织成立三年后,两个创始人相爱了,分别和老婆离婚,共结连理。SNL里面还演过这事儿。

我要是魔鬼,大概会干这么几件事:1、让所有人逻辑清晰、聪明理性;2、去除所人类自我原谅的能力;3、去除所有人遗忘的能力;4、让所有人健康长寿。

我去的那家理发店,大概搞过统一的话术培训。但同样的话一遍一遍听久了,再笨的客人也会明白过来,所以现在已经变成各显神通了。今天的女理发师居然还懂得通过假装无意地触碰我的肘部和小臂来增进感情——我当时真想告诉她:“同志,这种神经心理学的把戏也要配合一定姿色才会起作用的”。

承认错误总体来说都不容易,具体还可以分为这些难易等极:自己指出自己曾经的错误 < 自己指出自己当下的错误 < 承认别人较长时间前指出的自己的错误 < 承认别人当下指出的自己的错误。如果错误是显而易见的或愚蠢的,难度又要大幅增加。这是人性的一部分,要对抗,就要靠理性剥离自己的这部分人性。

刚才随便算了算:对月收入10000元的人来说,养老保险每月个人缴费800元,单位缴费2000元。如每月不交这2800元,即使拿去存1年期定期(假设利率一直是3%),30年后银行帐户中会有约160万元。如所有社保全部不交(仅交个人所得税),30年后连本带利大约是380万。这还是基于未来30年都不涨工资的假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