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成熟稳重阳光开朗幽默帅气性感高大的男人的唠唠叨叨

群聚小记

0

要饭 @ 07-11-2013 分类: 好色

恩,我思考了很久,这篇文章到底要放在哪个分类中,是无聊还是好色呢,回忆当时猥琐的想法,感觉还是好色比较靠谱。这是前几天的事情,放今天来写是因为突然发现没什么可以纪录的了,看到很多网络写手每当憋不出字的时候都是靠回忆过去痛苦的相思忘不了来码字骗人,我也就怀念一下前几天群里聚会的事情,又从姑娘们的微博和群聊天纪录里搜集整理了几张图片,凑合成一篇文章,权当纪念。其实这也蛮有意义的。

群聚小记

左侧这张戴着睡衣帽子的是小鼻孔樱桃嘴相亲魔女爱丽斯,右上的是蝴蝶结双飞淡定无视你小妹郁美净,右下这张是染发达人爱飚歌天下第二假胖子小白。除了三位姑娘之外,还有小白带来的一位小帅哥浩子,另外还有一位需要剪短介绍下的低调稳重阳光开朗幽默帅气性感高大的熟男,当然啦,这个说的就是我自己。

爱丽斯很早就到了,我进入房间看到她的第一眼就被桌上的全家桶吸引了目光,她是那么的圆润丰满,欲羞还迎,散发出阵阵体香,挑动着我每一条神经,听觉视觉味觉,连直觉都一起告诉我,就是她,我拒绝不了,我反抗不得,她就像一个熟透的美女剥光了自己,等着我去采摘。

“你好,你是不是爱丽斯?(旁白:其实我一看就知道是她了,这鼻孔,这嘴唇,错不了!)”

“你是?你是要饭哥吧?(她的旁白:这帅气,这谈吐,也错不了!咦,我为什么用也呢)”

我不屑的甩了甩板寸:“必须是!”(这长相,还用怀疑么?!)

爱丽丝被我的气场深深hold住了,转身坐在沙发上低着头,手拽着衣角紧张的铰来铰去,眼含羞色不停的偷看我,我也坐下,顺手点了首我最拿手的歌曲小燕子自顾自的唱了起来。一首毕,小白他们竟然没到,我又唱了一遍小燕子,还没到,算你狠,我再唱,再唱、再唱、再唱、再唱。。。终于在我唱了二十二遍小燕子以后,连门口的保安都被我唱的发火,爱丽丝被我唱的瑟瑟发抖中,小白和郁美净以及小帅哥浩子到了。

小白看到我的第一眼,我从她的眼眸中读出的疑惑、了然、难过、感激、亲近,紧接着在其他人的震惊中,她一下飞扑到我的怀中,哽咽着敲打我的背,“为什么!为什么?呜呜呜。。。。”,我也难受和快乐,我说“二十年了,二十年了啊。。。师妹你知道吗,天下间,排名前一百万的高手依次是,非人非鬼东郭破,非道非僧第六禅,不高不矮假行孙,亦庄亦谐梁边落,鼻梁很挺的龙飞龙,捕鱼达人令狐海,救死华佗医无命,孝庄她朋友多尔衮。。。”

“停停停!!我想我明白你的意思。师兄,你排名第几?”

“自然是那第九十七万八千八百一十一位。”

“那你直说就行了,不用把前面人的名字都列出来。我这还在流泪,你别这么弱智大家心里都好受一点。”

“你,你叫我师兄了?!!!你终于肯认我这个师兄了?!!!”

我还没得及感动一下,嗯哼嗯哼嗯哼嗯哼。。。!咳嗽声是郁美净发出的,大家今天都是来唱歌的,别那么伤感好不好,大叔,我看你也一表人才的,泡妞的方式还挺独特,但是别厚此薄彼好不好,大家都是女人,谁也没比谁差多少,女人该有的我哪样少了啊,你这样光顾着和她抱一起你知道我什么感受么,你的心就这么狠么,你还记得当年小九华门口卖《快乐假期之湖北黄冈中学真题365》的小蝴蝶么,我就是你的小蝴蝶啊,那个你甩了又甩怎么都甩不掉的小蝴蝶啊。。。。

“停停停!”

我脑子很乱心情很烦,拿起桌上爱丽丝买的啤酒猛地喝了一大口,深深呼出一口气。嗓子发哑缓缓道:

“小,小蜜蜂怎么样了?”

“小蜜蜂?!好!好好好!你心里就只有我妹妹小蜜蜂么?你说,你说我哪里比不上她?!!!”

“因为她只戴一个蝴蝶结,而你,永远都是两个。”

“我就是戴两个怎么了,好,既然这么多年了你还这么绝情,今天我就杀了你!”

“不用了!”

一直安坐在角落中的爱丽丝不知何时站了起来,嘴角带着一抹邪恶的微笑,一米八的个头果然不是盖的,竟然在不大的包厢中映射出一个巨大的阴影,我喉结不安的咽下一口口水,浑身燥热,压抑难当,郁美净和刚才像蛤蟆一样挂在我身上的小白竟然慢慢和爱丽丝站在了一起,面带嘲笑的注视着我,我呆呆的看着这几个自以为熟悉的女人,眼神仿佛第一次认识。她的脸凑近我的脸,她的唇靠近我唇,眼睛发着亮光,面色潮红而魅惑,抑不住兴奋的问:你。现在。是不是。很热?

“刚才我喝的啤酒你放了什么?!”

“天下第一春药欲仙欲死鸡动无比不入洞房涨爆而死一分钟起效24小时延时淘宝三包催情剂-情到浓时散!”

“你们到底是谁!”

“师兄,我们都是你的师妹啊,你都忘了我们了么?好狠心大师兄啊!”

“怎么,师兄的心里就只有小师妹小蜜蜂么?”

“师兄等下就要自己要我们了哦~”

“你们!!!。。。你们!!!。。。。”

哈哈哈哈哈。。。。她们淫荡的大笑起来,看着我的眼神就如同我被剥光了衣服一样,从上打量到下,从下打量到。。。我紧了紧双腿,没想到这样的动作更加刺激了她们,三个留着口水下一刻就要玷污我的女人一步一步的走向我,脚步充满了急切的节奏,咽喉因为激动上下翻动发出嗬嗬嗬的口水吞咽声,终于,他们扑倒了我。。。这一刻,我难过的闭上了羞愧的眼睛,二十年的贞操啊。衣服一件又一件的飞出来,我诱人的胸膛带着胸毛,性感的大腿带着腿毛,暴露在冬夜的空气中,三女见此,眼睛更充满欲望的火焰,彻底疯狂了!!!

在她们歇斯底里要对我最后的防线浪莎牌黑色弹力内裤下手的时候,我看向从头到尾一直站在门口的浩子,点了点头,然后,我动了!我伸左手三指,架笔挂右手拇指,结印于中府、云门、璇玑、华盖、紫宫、灵墟、神封、幽门、巨阙、不容。

“我,终,于,削,出,了…………次元指啊!!!希!!!!!!!!!!!……”
“……巴!!!!!!!!!!!!!!!!!!!!!!!!!!!!!!!!!”

无上的威能于我胸前一尺爆发,Ω、β、γ三界崩塌,二十六维卷曲为零,千尺之内时与空的壁垒被瞬间融化。

印·三九四。超越了人间界的极限。贯穿现在、过去、未来,打通了因果、逻辑、与乱鬼龙。

三女七窍流血,如瀑亦如雾,印·三九四链接了我的生命力,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

(大结局)

我坐在沙发上,抽完最后一根烟,手机里的时间显示现在12点,浩子依旧站在门口,脸上的表情仿佛刚才没有发生任何事情。

“浩子,跟了我几年了?”

“十一年了,饭哥。”

“知道我打完架以后想吃什么么?”

“旺旺仙贝。”

“去买吧。”

浩子从来都不会多说一句话,转身去了。我满意的点点头,站起身来,踱到窗前,无边的夜色,如水般蔓延开来。美丽新生活,正在开始。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