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 —渣

许久不曾写点东西,因为世道越来越恶心了,恶心到你不想动笔,如今甚至恶心的到连耶稣基督降生的圣诞节也不能好好过了!感觉好压抑,好想大哭一场。这两年来的一幕幕镜头浮现出来……

镜头一:从一个被黑心房地产商欺骗的购房群里看到一个视频:某市某区的一个小学老师,在课上挨个问孩子,12月24日是什么节日,孩子们回答是平安夜;12月25日是什么节日,孩子们回答是圣诞节;12月26日是什么节日,孩子们回答不知道,似乎有一个孩子知道是腊肉的出生日,老师随即大大的表扬了这个孩子,然后开始声嘶力竭的批评谩骂剩下的孩子过圣诞节平安夜。什么老人家创造了新中国、功高至伟等等……

看完视频真的很难受很难受,遂在这个群里回了一句:“这样的老师还算是个老师吗!不配老师这个称谓二字。”结果不出意料的引起群里一些人的攻击,这样的老师挺好的,没毛病啊,爱国啊,等等。真的很悲哀!相信这个群里没有五毛,没有拿钱发帖的,都是一个一个被这座城市里最大的跑路房地产商骗了的,至今房子还没有网签,甚至一房二卖。这样的房地产商每个城市都有,这样被欺骗的老百姓哪个城市都有。你们知道为什么吗?是仅仅黑心房地产商的责任吗?背后渊源呢?真的很无语了!悲哀!

镜头二:某日因工作的缘故,与某市第四医院院长(也可能是副院长)吃过一顿饭,席间该院长不断表达出的:掌握某某医院工程项目的分配权,其它方面分配资源的权利等等,最后你们应该庆幸今天和我吃这顿饭,庆幸认识我,然后是一桌子奉承的话语和笑脸。我相信他说的是实话,从不怀疑他的吹牛逼。暂不说别的好处,仅仅体制给他带来的就让他从骨子里就生出来那种优越感、荣誉感。“我是医院的一把手,我骄傲!”就差这句台词了。

中华民族的历史走到今天,一个地级市的医院院长就从骨子里生出来这样的优越感,那其它局长、厅长、市长、书记个个骨子里的优越感上天了,就不足为奇怪了!
“小王,你应该庆幸认识我!”这句话,我会为你恶心一辈子!我得病死了都不会去你们家医院,我就是这么倔的一个人,我不想弯曲我的脊梁骨,我今生屈膝的唯有耶稣基督……

镜头三:每年一度的同学聚会,本不想参加,因为某些人在体制混的顺风顺水,极力维护他们的组织,而我呢每次总是给他们的裆部泼冷水,最后结局总是不太欢喜。中国有句古话: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我们人各有志。这次拧不过家人的劝阻,参加了一回,席间,尽量不想为伤同学和气,恶心他们的裆部,比如北京大规模驱逐低端人口事件。

最后还是挡不住一个上铺头顶头睡了四年的兄弟的恶心,怪怨我没有向他敬酒,没和他常常“来往”(可能更多的同学为巴结他而礼尚往来)。笑话:哥是什么人。哥自从2015年平安夜认罪接待了耶稣基督后,再也没有敬过什么人,别说是一个小小的科级,顶层的那个国级在基督徒的心中又算的了什么!

聚会散后,静心细思。不是那个头顶头睡了四年的兄弟变了,也不是我变了。是这套体制,只要进入这套体制内,人都会成渣的。这样去理解那个医院的院长的优越感就一点不奇怪了!

人活一世,寿命或长或短,总有归属的一天。按照中国人平均寿命,我已经走过生命路程的一半,在剩下另一半的三聚氰胺、地沟油、“中国梦”相伴路程中我不愿意卑躬屈膝的活,哪怕为生存活的再艰难。
人活着应该有脊梁,有尊严!
我希望那一天我能够有脸去见主的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