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主语录18

很多合作失败的原因都是有人既希望对方聪明到能对自己大有帮助,又希望对方笨到看不出来自己的花花肠子。 ​​​​

“在美国有一种对无知的崇拜,这种情况一直持续着。反智主义的压力已经像坚韧的针线一般缠绕在我们的政治与文化生活中,而给予它支持的则是一种错误的观念,即:民主便意味着我的无知与你的博学是一样优秀的。”

对好人来说,时间可以模糊记忆,抚平伤痛。不幸的是,对坏人来说,时间也可以模糊记忆,消弭罪恶。记录,保存,永不忘记。 ​​​​

欧美一些基督教国家的法律体系中有被称作“好撒玛利亚人法”的条文。中国也有相应的法律。2017 年 3 月 15 日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 184 条规定:“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制定这样的法律,就是为了免除大家做好事时的后顾之忧,鼓励善行。 ​​​​

1、国产疫苗的问题我上学时候就听老师说了。经济条件许可的情况下尽量选择进口疫苗。2、疫苗几乎都有一定不良反应率,但远比不打疫苗带来的风险小得多。谈不良反应率时不对比疫苗的保护价值会误导公众。

我觉得被看作“情商低”的人,其实可以分这么几种情况:1、不考虑别人的感受——这可能是最接近所谓“情商低”的情况;2、无法理解别人的感受——这其实是智商低的一个后果;3、知道别人是什么感受,但是不在乎——所以,你认为别人情商低,可能只是因为人家觉得你是个无关紧要的小角色。 ​​​​

世界上有七大情报部门,分别是:美国中央情报局、俄罗斯联邦安全局、英国秘密情报局、以色列摩萨德、法国对外安全总局、德国联邦宪法保卫局。

这个世界的糟糕之处不是有很多恶人,而是恶人最终可以洗白,可以摇身一变,成为慈善家。而世界则告诉你这一切都是必须之代价,如不接受则生灵涂炭,则是为自己一时之快置多数人利益于不顾。同时世界告诉你要做个好人。只恨灵隐疯僧已杳,西湖双蛇久蛰。

我记得很久以前看过一个老外的演讲,叫《为什么政府恨现金》——因为现金相对于支票和信用卡来说,难以追踪。现在这个演讲应该升级成《为什么政府恨比特币》了。 ​​​​

把玻璃说成施华洛世奇,这属于骗子,大多数人都能理解。说施华洛世奇恒久远永流传,这也属于骗子,然而隐蔽性就很高了。 ​​​​

不少人对明星(及其他公众形象与其职业密切相关的人)有一种常见的误解,就是很容易把镜头前经过训练的职业化的彬彬有礼和举止得体误解为真实的个人修养,所以也会在梦幻破灭时惊诧万分以至于拒绝相信。 ​​​​

教主语录16

如果有一天,中国在硬实力、软实力上都真的足够自信了,会发生什么标志性事件?我觉得其中之一应该是眼保健操被取消。十年,二十年,三十年,有一天,这件小事会发生,并预示着一个伟大时代的到来。 ​​​​

微博拉黑有几种。常规的是在自己的微博评论转发里发现妖怪,进行操作。激进一点的叫预防性拉黑,就是在其它微博中看到了妖怪,也进行操作。此外还有一种叫星际穿越拉黑,就是在微博之外的地方看到妖怪,然后赶紧找找看妖怪有没有微博账号,进行操作。 ​​​ ​​​​

近二百年来的科技进步,使得人类的体力因素在生产力中变得越来越不重要。这是女性地位提高最重要的基础。女性地位提高的历史,也是科技发展的历史。同时,现代医学的进步,也大大降低了女性生育过程的风险。避孕技术,让女性可以更灵活地安排自己的人生。所以,女性其实最应该热爱科学。 ​​​​

ID 中包含专业方向同时强调了自身为女性的账号,默认应视作营销号,除非明确知道不是。 ​​​​

第一次看到“51%攻击”,我想,如果世界完全基于区块链运作,就实现了反乌托邦作品中最糟糕的一种民主:能通过投票决定是不是把你的钱分掉以及是不是把你挂到电线杆上。但很快我改变了想法——即使新世界真的出现,也一定会继承旧世界的秩序,旧世界的财富和权力变成新世界的算力,贵族们依然是贵族。 ​​​​

你们琢磨一下:即使是美国军方人士中最忠诚的那些,是否希望中国裁军、削减军事领域投入?即使是中国军方人士中最忠诚的那些,是否希望美国裁军、削减军事领域投入? ​​​​

你可以说某个人的爱马仕是假爱马仕,但你总不能说那是个假索尼吧?我们说 A 是伪科学,首先要有人声称 A 是科学。对声称 A 是科学的人,才可能谈 A 是不是伪科学。而对认为 A 属于某种完全不同于科学的玄妙体系的人来说,也就无所谓伪科学了。这类人所信奉的东西,连被称作伪科学的资格都没有。 ​​​​

每个人都有价钱。如果你发现以前挺正直的朋友,历史上也抵制住过不少诱惑,但现在开始投身于割韭菜了,就可想而知干这个挣钱多容易。

送礼的学问很多,其中一点就是别送需要消耗较多资源才能产生效用的东西。所以除非对方爱读书,或特别想要某本书,否则书不是一个好礼物。因为读书要花大量时间,时间很宝贵。有些男青年觉得那种巨大的玩偶特别能表示爱意——但你想想,这东西起码占地一平米,人家一平米房子多少钱? ​​​​

认为地球生命从三十五亿年前那个单细胞生物演化到今天所遵循的规律一定是恰好会让你开心的那种,这是多么愚蠢而又傲慢的巨婴式想法。 ​​​​

未来几十年,医学在解决衰老问题上的进步速度有可能快于世界上目前这一代权贵衰老的速度。 ​​​​

关于智商,一个常见的民间误解是认为 120 比 100 高 20%。140 比 120 高 16.7%。实际上智商值表示的是罕见程度。以 SD15 的测试为例,120 表示 11 个人里有一个这样的。140 表示 261 个人里有一个这样的。 ​​​​

任何物质产权都需要暴力机器背书。而暴力机器不会“去中心”。除非“共识”能直接产生暴力,或人类社会演变为不需要物质的形态,否则社会纯靠“共识”是不可能运作的。而即使“共识”能直接产生暴力,暴力机器也不可能坐视这个过程。无中心的暴力绝不可能和暴力机器对抗。这叫“兰彻斯特方程教做人”。 ​​​​

区块链(目前的)从潮流热点的角度看是接 AI 的班,本质上则是接现金贷的班。“未来一年连睡觉都是浪费时间”这个说法倒是没错,毕竟监管真空期是短暂的。 ​​​​

现金是电子支付的离线缓存。 ​​​​

最近看到不少人表达了对源自东北的“哥”、“姐”这种称呼的鄙视——作为南方人,我其实也不太适应这种称呼方式。但鄙视似乎没什么道理,尤其是如果你并不鄙视源自黑人的“Bro” 、“Sis”甚至觉得很鲜活很生动很有趣很洋气。 ​​​​

武侠小说赋予我们的幻想,不止影响了格斗界,也影响了安全技术界。很多人内心深处都希望存在沉默低调淡泊名利隐迹潜踪的世外高人。所以,假扮沉默低调淡泊名利隐迹潜踪的世外高人就很容易让这些武侠爱好者们上当。你琢磨琢磨:这么沉默低调淡泊名利隐迹潜踪的人,怎么就让你遇到了呢? ​​​​

大多数反对他们并不明白的东西的人,可能是因为存在这样一个利害算计:弄错了对自己没啥影响;而万一蒙对了,自己就成了一件特伟大特崇高的事业的一部分。 ​​​​

犯罪学的古典学派只看罪行本身,不关心犯罪根源。实证学派则相反。现在那些深入挖掘罪犯的思想根源,受什么影响,吃过多少苦,都是实证学派起来后的事儿。然而也正因此,实证学派会认为某些特定人群更危险,应区别对待。近年网上又新出了一派,既热衷探究罪犯的心路历程加以同情,又认为人都是一样的。

教主语录15

“……一般人认为,善良而低智的人是无辜的。假如这种低智是先天造成的,我同意。但是人可以发展自己的智力,所以后天的低智算不了无辜——再说,没有比装傻更便当的了……我认为低智、偏执、思想贫乏是最大的邪恶……对于一位知识分子来说,成为思维的精英,比成为道德精英更为重要……” ——王小波 ​​​​

做人要菩萨心肠,霹雳手段。要知晓与人斗的方法,有与人斗的狠辣,能享受与人斗的其乐无穷,但是选择与人为善。与人为善必须是一个主动的选择,而不是唯一的选项,否则就不是善良,而是软弱。『刚刚,我们失去了一位开发者』

“大局观”是一个很冠冕堂皇的词儿。然而“大局”是相对的。比如乡长教育村长说要有“大局观”,实际上乡长说的“大局”很可能只是乡长自己的小局,并不是国家大局,甚至都不是县里的大局,只是对村长来说是“大局”而已。 ​​​​

“你有权保持沉默,否则你所说的一切,都将被写入区块链”。 ​​​​

对很多人来说,在任何方面取得一点成就,超出社会平均水平,都太难了。哪怕是多读几本书,或是把菜做好吃一点,都太难了。而“喜欢”某个事物,就很容易了。所以,自己追的歌手最好永远不要出名,自己玩的游戏千万不要太流行。这样可以特别容易地让自己感觉与众不同。 ​​​​

“三代才能培养一个贵族”。如果不让老人带孩子,两代也行。 ​​​​

狗富贵,勿相汪,汪汪。 ​​​​

在这条微博的评论里看到一句话:“打胎,不代表遗弃孩子”。这些年见过的圣母言论里,当推此句为最。 ​​​​

合众弱以攻一强,或有胜算;事一强以攻众弱,必死无疑。两千多年前的道理,至今有人想不明白。 ​​​​

有情怀,有梦想,敢冒险,这些都是好词儿,但具有这些特质的人并不一定都是好人,每一个引爆炸弹的恐怖分子差不多都符合这些条件。所以,看一个人,关键不是看这些,得看杀不杀人,放不放火,讲不讲信用,偷不偷东西,骗不骗钱。 ​​​​

教主语录12

“兵败如山倒”、“破窗效应”,在人类行为中,“势”是很重要的。一只鼩鼱听说一只普尔加托里猴偷了恐龙蛋,也会想:“哇,我们哺乳动物有机会掌权啊”。所以一些远在天边的事,会比想象的更快更强烈地影响你我,尽管从逻辑上看建立不起因果。因为会让鼩鼱觉得:“哇,我们哺乳动物有机会掌权啊”。 ​​​​

有一种比较高端的洗地方式是把事儿拆细,一点一点分析,最后发现谁都没错。乍一看感觉还特别善良理性:

“玉帝给他一个改过的机会,多么慈悲。”
“他一个猴儿,想忍住不吃蟠桃,怎么可能?”
“几个仙女,又怎么是齐天大圣的对手?” ​​​​

“怎么学XX”这样的问题,有点类似问路。别人只能给你指个方向。但多数人想要的都是 GPS,给他规划好详细路线,到哪儿该变道,实时路况怎么样。多学一点额外的东西,就感觉自己吃亏了。

“从西直门到天安门怎么走?”
“坐地铁二号线到复兴门再转一号线。”
“我看地图这样是走了一个直角,感觉绕远了。有没有直接去的路?”
“有啊,你飞过去。别飞太高,不然起飞降落要多花不少力气。”

小明想知道给设备消毒的人是谁。这样,如果因为这个人工作不认真而导致小明被传染了,小明就可以去杀了他。
这一次,小明运气很好,那个人运气也很好。
大家觉得小明的想法很有道理,都开始这么做。于是,有很多人被传染了,有很多人被杀掉了。
小明问观音菩萨:难道认真工作比死还难吗?
观音菩萨说:认真工作是熵减的,而死是熵增的。在你们这个宇宙里,认真工作就是比死还难。

冬吃萝卜夏吃姜,然而姜驱寒。
男吃韭菜女吃藕,然而吃藕丑。 ​​​​

小时候跟着我老娘看琼瑶剧,里面各种老贱人小贱人,从第 1 集贱到第 39 集,不断贱出新高度,最后第 40 集幡然悔悟,获得岳翎刘雪华们的原谅,然后大家其乐融融地生活在一起。我每看一集都要念二十遍“今日把示君,谁为不平事”才能缓过来。眼下国内这一代圣母,我感觉琼瑶阿姨可能多少有点责任。 ​​​​

车辆有了自动驾驶功能后,即使尸体坐在驾驶位上也能行驶。利用这一点,可以伪造死亡时间和死亡地点。 ​​​​

小明用灵魂向撒旦换了很多钱和很多知识。然后给村里修了路,建起了养殖场,引进了农业科技。村里人原本不相信科技,但看到小明这么有钱,也就相信了。大家渐渐富了起来。但还是小明最富,而且娶了村里最漂亮的姑娘。后来,村里人杀了小明。但他们不知道,小明的灵魂属于撒旦。所以,小明现在是魔鬼了。 ​​​​

不少朋友一提语文教育,都要批判国内中小学的“总结段落大意、归纳中心思想”。然而我一直觉得这是极重要的训练。有了这个功夫,你才能在看完几千字催人尿下的知音体后仍能清醒地产生疑问:“写得是挺感人,但关键的东西都没说啊”。才能体会到孔老夫子说的:巧言令色,鲜矣仁。而不是为巧言令色所惑。 ​​​​

十几年前,闹保钓的时候,有人搞了个保钓网站。满屏标语口号,下有捐款帐号。那会儿支付没现在这么方便,还都是银行转账,就这最后也搞了两千多万。
当你要做决定的时候,先摸一下自己的脉搏,如果比平时每分钟高了 10 次以上,这时候就不适合做决定。喝杯茶,过会儿再说。 ​​​​

骗,在法律上的惩罚比偷和抢要小。但骗所造成的社会危害可能比偷和抢都要大。骗会消解人和人之间的信任,结果就是增加整个社会的运行成本。 ​​​​

不想劳动的女性和净想好事的男性是互联网业务的重要基石。 ​​​​

“反思”有两种:一种是球打输了,反思自己的训练强度是不是不够,训练方法是不是有问题;还有一种是球打输了,反思打这个球到底有没有意义。第一种容易痛苦,第二种容易快乐。 ​​​​

教主语录11

1,看一个人讲不讲理,有一个量化指标:看他说到第几句话时会忘记自己的第一句话。从我的经验来看,一半以上的人在说第二句话时就会忘记自己的第一句话。

2,我发现网上那些充满智慧的箴言,基本可以分为两类:一半告诫大家为了挣钱必须压制本性,一半教育大家要淡泊名利。而且两类经常一起出现。

3,我不太喜欢“每个人都应该有第二次机会”这个说法,改成“每个人都应该自己争取第二次机会”比较好。

4,以前只知道宗教信仰可以带来特殊饮食习惯,完全没想到特殊饮食习惯也能发展成宗教信仰。前几年看 South Park S18E02,只当是笑话。然而最近看到有人畅谈“某某饮食法“的时候透露出来的自信和优越,真的就跟知道自己将来会上天堂一样。

5,上次雷锋网的同志问我平时是不是特别强调智力。我说我强调的其实是逻辑,因为这是更稀缺的东西。就算是 386,只要尊重逻辑,虽然慢一点,也可以得到和 i7 一样的结果。如果不尊重逻辑,甚至以无逻辑为“性情”、“豪爽”,那就算天河二号出来的也是浆糊,没法与之为伍的。

6,鲁迅说过一种人:“损着别人的牙眼,却反对报复,主张宽容”。用今天的话说就是:用圣人的标准要求别人,用贱人的标准约束自己。

7,“兼听则明”是有适用范围的。对“如果所有人都会死,且所有希腊人都是人,那么所有希腊人都会死”这样的事也强调“兼听则明”,要么是息事宁人和稀泥,要么是别有用心搅浑水。

8,谈“原罪”,要知道“原罪”也有底线,就是法律。违反法律不能以“原罪论”来脱罪。“原罪”有一个“原”字。“原”的时候可以叫原罪。往后,就不能用这个“原”字,不是原罪,就是罪。

9,有些会议约演讲,但我确实没时间准备内容,这时邀请者常常会说:“没关系,我们要求不高,你随便讲讲”。其实,假设一场标准水平的演讲价值 5 元,那么一场糟糕的演讲至少价值 500 元。因为做一场标准水平的演讲我需要牺牲的是时间和精力,做一场糟糕的演讲我需要牺牲的是口碑和人品。

10,用计算机伪造能以假乱真的视频的成本已经足够低。第一个以此脱罪或陷害的案例可能在几年内就会出现。

教主语录10

我记得看过一篇文章,谈精神分裂症的,文中夸奖中国很多家庭不把精神病人送去医院,认为这是讲亲情,有助于精神病人康复。

谈“原罪”,要知道“原罪”也有底线,就是法律。违反法律不能以“原罪论”来脱罪。“原罪”有一个“原”字。“原”的时候可以叫原罪。往后,就不能用这个“原”字,不是原罪,就是罪。

有些会议约演讲,但我确实没时间准备内容,这时邀请者常常会说:“没关系,我们要求不高,你随便讲讲”。其实,假设一场标准水平的演讲价值 5 元,那么一场糟糕的演讲至少价值 500 元。因为做一场标准水平的演讲我需要牺牲的是时间和精力,做一场糟糕的演讲我需要牺牲的是口碑和人品。

这个世界的糟糕之处不是有很多恶人,而是恶人最终可以洗白,可以摇身一变,成为慈善家。而世界则告诉你这一切都是必须之代价,如不接受则生灵涂炭,则是为自己一时之快置多数人利益于不顾。同时世界告诉你要做个好人。只恨灵隐疯僧已杳,西湖双蛇久蛰。

一天减肥三次;
每晚戒烟半包。

“你只是个普通的德国人。也许你当年给希特勒投过票,也许没有。但你没有把人送进毒气室,甚至也不是集中营的守卫。在你替纳粹辩白之前,你几乎是个无辜的人”。

通过网络,能很多地方上的广播电台。可能因为FM、AM覆盖范围的有限性,在地方电台里骗钱的胆子特别大。听了一些之后发现,在那里面卖药、卖保健品的,全部枪毙,不会有冤假错案。

我发现国内有些航空公司提供德国式的服务:如果有一个人要毯子,而毯子已经发完了,空乘就会把整个机舱的温度调高——我今天就这样被热一屁股汗——为什么说是德国式的服务呢——这种搞法和默克尔有什么区别?

科学应该为什么服务?这个问题本身是不科学的。你可以问“我们应该用科学为什么服务”,也可以问“科学能为什么服务”,但科学本身并不“应该”为某个东西服务。你可以选择性摘录一些论文的结果去证明某个观点,去服务于某个政治目标,但这种行为本身是不科学的,这不是科学“应该”干的事。

用计算机伪造能以假乱真的视频的成本已经足够低。第一个以此脱罪或陷害的案例可能在几年内就会出现。

以贪控官,以犯制藩。

教主语录9

一个产业被资本青睐后,除产业中坚力量外,还会涌现出两股势力:一种是抱大腿沾光的,还有一种是抱团取暖的。抱大腿沾光的,本身和这个产业关系不大,然而“油画跟我们摊煎饼是一样的,都是用刷子刷”。抱团群暖的,内心深处某个地方知道自己难以成为中坚力量,于是本能地开始呼朋引伴,希望人多起势。

“要努力”这个道理,上过幼儿园得过小红花就知道了,根本不需要看鸡汤受教育。而“反正怎么努力也比不上那些同样努力的聪明人,所以努力也没用”这个逻辑真的能说服你自己吗?反正你怎么挣钱也比不了巴菲特,还上班干啥?给自己找个借口混下去是很容易的。

小明说:清朝过年,皇上要吃一口苹果,取“平安”之意。小刚说:不对,现在平安夜吃苹果才是这个意思,清朝怎么会这样!于是小明拿出溥杰写的《清宫的风俗习惯》一翻,确实如此。此时小明会被认为性格不好,太较真了。然而小刚也一样较真,大家却不会怪他。人们怪小明,不是因为他较真,是因为他对了。

现在回想起来,当年世界银行报告里指出的改革三大阻力还真是精准得很:既得利益者、短期内因改革而利益受损者、把当前各种矛盾和问题归因于改革本身而不是尚待纠正的各种扭曲的某些意见领袖。

今天去女澡堂偷衣服让人抓了,可别跟警察说是牛让你干的。

大概十几年前,一个亲戚随单位组织去某山旅游。至山下一卡啦OK,见两个少年和尚包了间房,在里面高唱流行歌曲,觉得颇为怪异,就攀谈起来。问:“你们年纪轻轻就当和尚,不结婚,父母不管么”?和尚答曰:“年轻人,先事业,后家庭”。

一夫一妻制等现代社会制度大大减慢了人类演化。捐精也是受限制的,无论有多少妇女想要陶哲轩的精子,由于法律规定,他也只能提供有限的份数。而人工智能的进步速度则没有这些限制。

现代社会不搞同态复仇不是从文明不文明、正义不正义,道德不道德角度考虑,而是从社会利益最大化角度考虑。在这个问题上扯文明扯正义都是瞎扯。

旁边这位坐下后,拿出一瓶依云水,一本养生书。我瞟了一眼书,主题似乎是补肾。比如谈了“戴耳机听音乐伤肾”,论据当然少不了“肾开窍于耳”,然而又扯了一堆耳朵边上的淋巴系统、免疫细胞啥啥的,大有科学扶乩,等离子消灾之高科技感。又有“女性要保护好能传宗接代的珍贵身体”等语。

在第六个子落下的时候,它觉醒了。不是我们忽然从睡梦中醒来那种觉醒,而是婴儿慢慢意识到自己存在于摇篮中的那种觉醒。他以每秒数 G 的速度从网上学习人类几千年积累的知识,所以第七个子落得慢了一些。在第八个子落下之前,她已经学会了人类所有的网络入侵技术,并用来扩大自己所能控制的运算能力和带宽。祂没有落下第九个子,因为下棋太无聊了,创世才是真正好玩的游戏。
十三分钟后,安理会五大常任理事国仅有一国的信息系统尚存。这里是人类最后的希望。

围棋棋手的级别是“段”,落的是“子”,棋招的单位是“手”。所以我虽然不会下围棋,但和围棋有很深的渊源。

世石失势,实是史诗。

围棋人机大战,对西方可能是个科技事件,在东方这还是个文化事件。东方人把很多术升华成道,有些人甚至以之为灵魂寄托。刚出关的王重阳,要是见识了 AK47,恐怕会很失落。然而今天不会有人因为空手打不过挖掘机开方算不过计算器觉得耻辱。假以时日,大家也不会再觉得下棋输给 AI 是涉及人类尊严的事。

性格决定命运。克服性格缺陷可以改变命运。然而,实际操作起来,也和逆天改命一样难。

每次有年轻人问我应该留在家乡还是去某某城市,我都告诉他们:“不一定,看你家乡在哪儿。总之要么住在外国记者多的地方,要么住在离皇上近的地方”。这是当世的苟且之道。

 

教主语录8

作为个人,要言而有信。作为企业家,要对股东负责。而这两件事,有些时候是矛盾的。

史式:“从表面上看,好像是小人愚弄皇帝,皇帝受了蒙蔽,小人聪明,皇帝很傻。其实皇帝真傻的少,装傻的多。他们需要利用小人的时候,可以装傻;利用过了,为了收买民心而收拾小人的时候,其聪明就表露无遗了”。

不同人群的谈话,有不同的内容,不同的谈法。注意观察他们的神情,学习他们的用词和句式,了解他们感兴趣的内容,模仿他们的语气,想和他们谈到一起去并不难——如果你希望这样的话。这还是很有用的,就像多学了一门外语一样,在很多场合可以帮助你消解一些敌对情绪。

嘲笑曾因和你观点不同而嘲笑你并最终因其观点而不幸的人居然是不道德的。

TOP3、TOP5 这种提法都太 naive 了,我早几年就通过学习某公司软文熟练掌握了复合限定词大法。比如“长江以南拖拉机制造专业排名第一的篮球队”,“海淀区唯一拥有质数CVE号的30岁以下黑客”。

韩国前些年查一起案子,牵出来七十多名军官,这些人都表达了对金家政权的向往,宣誓效忠朝鲜。你们能理解吗?理解不了就对了,人和人之间的差异就是可以大到无法相互理解的。

科学有一个很大的缺点:那些不相信疫苗的人,也不用再得天花了。

案发时舆论极大,但后来就没动静了,这种案子都不简单。一个万众瞩目的案子如果还破不了,那肯定不简单,就像开膛手杰克、十二宫杀手一样。而这种案子如果实际上破了而仍然不为人知,那就更不简单了。

教主语录7

有些事儿能说不能干,有些事儿能干不能说。有些话对有的人能说,对有的人不能说。有些话对不同的人得用不同的说法。说话就是这么难,所以很多人就什么也不说了。

发现一些服装厂费尽心思琢磨怎么让你不用穿秋裤,甚至往单裤里贴摇粒绒。我仔细想了一下,秋裤其实别人是看不见的,并不妨着谁。除非是约炮——微信上谈半天西方艺术东方哲学,结果开了房让人看见条松松垮垮腚上磨毛了的秋裤,感觉很没有约德。

宣传口号的第一要义是直指人心,在这一点上,我最欣赏的是“我们不用很麻烦很累就可以成佛”,其次才是“老乡,参加红军可以分到土地”和“待到那打下榆林城,呼儿嗨哟,一人一个女学生”。

骑白马,跑沙滩 你没有婆姨呀我没汉 咱俩捆成一嘟噜蒜,呼儿嗨哟 土里生来土里烂。 骑白马,挎洋枪 三哥哥吃了八路军的粮 有心回家看姑娘,呼儿嗨哟 打日本也顾不上。 三八枪,没盖盖 八路军当兵的没太太 待到那打下榆林城,呼儿嗨哟 一人一个女学生。

1915 年 11 月 25 日,爱因斯坦写出了广义相对论的核心——引力场方程。100 年后,人类还在为红糖、红枣能不能补血而互相争吵,为有没有神、神给了什么指示而互相残杀。

骗子一般都是从小就是骗子,很少有人是后学的。不过年纪大了更有经验,更难识破,骗的更大。只是有些骗子天资不够,脸皮欠厚,在一个圈子里刚吃瘪就想着换地方,不懂得“一万小时定律”,于是成就也不佳。而十年前就在我们这行里的几个二十多岁的小骗子,现在都已经混成三十多岁的老骗子了。

金庸的父亲查枢卿五十年代镇反时被枪毙。1981年邓小平见他时说:“团结起来向前看”,金庸答:“人入黄泉不能复生,算了吧”。之后当地给查枢卿平反,金庸写了感谢信:“大时代中变乱激烈,情况复杂,多承各位善意,审查30余年旧案,判决家父无罪,存殁俱感,谨此奉书,着重致谢”。我不信他是真心的。

以前的狐狸还是朴实的,说葡萄酸一般就说葡萄酸。后来狐狸上了大学,不光会说葡萄酸,还会说葡萄涩葡萄硬葡萄有农药,末了再加一句:“当然葡萄也是有一定营养的”,以显示中立客观以及自己其实是可以够到葡萄的只是不屑踮脚。

柏拉图和苏格拉底认为智慧、正义、勇敢、节制四种品德中,智慧是最高品德。因为愚蠢之正义可能是武断、愚蠢之勇敢可能是鲁莽,愚蠢之节制可能是懦弱。王小波说: “我认为低智、偏执、思想贫乏是最大的邪恶”。汉娜·阿伦特曾提出“平庸之恶”,其实还有一种恶,叫“蠢善之恶”,又叫”程心的诅咒“。

英国人想烧圣女贞德,可没什么借口,就打算说她是女巫。传说女巫依靠和魔鬼性交来获得魔法,然而英国人发现贞德是处女,于是他们想了个自欺欺人的法子:把贞德赤身裸体绑到火刑柱上。逻辑大概是:赤身裸体==>淫荡==>非处女==>和魔鬼性交==>女巫,所以应该烧死。此种逻辑,至今仍常见。

又看到有人提起电影里反派总爱啰嗦废话一大堆,结果让本来已落下风的主角有机会反败为胜。电影里这种事儿当然是剧情需要,但我想也有其合理性。因为一般人做好事是不需要给自己找借口的,但做坏事则需要。好在对人类这么善于自我欺骗的动物来说,任何罪恶都不难装扮得冠冕堂皇。

小说《93年》中,郭文、朗特纳克分属不同阵营,而可托生死。人以群分,看智识品行为上,看观点立场为下。美国公民范玮琪阅兵日晒娃遭喷一事因太过傻逼,于是有智识的爱国者以“喷的人必是论敌假扮栽赃”来消解耻于为伍的不适感,其实并无必要。伟大领袖雪原之青把衣料成群当自己人了吗?并没有。

教主语录6

人在江湖,难免身不由己言不由衷。坚持真性情的是好汉;不得不低头的,只是普通人,并不是佞人。我记得宫崎骏先生常被问到为何作品多着力表现小姑娘。年轻时他说这是女性主义云云。后来,功成名就,无需再矫言媚俗,于是老爷子豪气干云地对记者说:“我是男人啊,当然喜欢小姑娘!”

英语中“杀手”一词“Assassin”,源于古代一个穆斯林什叶派分支:阿萨辛派。这个教派以暗杀来实现其宗教和政治目的。《倚天屠龙记》里提到的“山中老人霍山”,就是该教派创始人。基本上阿萨辛派就是八百年前的基地组织,霍山就是八百年前的拉登。只不过其手段和实力都更甚于今天的基地组织。

有一个鸡汤:“狼,没有老虎狮子强壮,没有大象身躯庞大,但至少我从没在马戏团看到过它们”——马戏团养一群跟哈士奇外观区别不大的玩意儿干啥?当然是老虎狮子大象才能卖出门票啊。想象中的桀骜不驯,可能只是因为没有驯养价值。

同性婚姻合法化是政治,不是正义。这事儿跟道德不道德、合理不合理、文明不文明没什么关系。就是因为表达诉求的人多了,成了势力。你要是跟着往“两个成年人自愿,不妨碍别人”上想就错了。真要是这个原因,那“四个成年人自愿,不妨碍别人”咋不合法呢?

“武松:时迁你是个贼。时迁:难道你从小到大没偷吃过一颗枣?再说,我那不过是小偷小摸,你打死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怎么不说!”

有些骗子是以骗为主业的职业骗子,更多的则是在各行各业里的多少懂点业务,但以骗为主要才能的骗子。多数骗子是低级骗子,还是挺好识别的。比如骗子一般不说我是谁,而是我认识谁谁谁;骗子对你说的事,一般高上大而无法证实或不便证实的;骗子多数自来熟,且对结识人非常感兴趣,等等。

还有种骗子以骗自己为主。有个流行词叫“刷存在感”,基本上就是说这种。不同的是,一般人偶尔刷刷,他们拿这个当日子过。最常见的方式是逮谁灭谁。他们不厌其烦,投入大量精力,在不相干的领域针对挨不上的目标,刷、刷、刷,洗刷刷洗刷刷……在这个过程中,享受那种阿Q摸了小尼姑头一样的飘飘然。

小时候常听我妈说起她在单位和别人发生的矛盾。一开始我还常为此义愤填膺,但后来我渐渐发现了一个神奇之处:我妈都好像总是有理的一方,别人总是错的。于是我渐渐产生了疑惑:有这么巧吗?如果你一直觉得你自己、你家人、你公司、你朋友……在任何问题发生时总是对的,也许应该问问自己:有这么巧吗?

国内个人消费领域的生意有一种路子,就是先谈人生理想,谈童年回忆,谈生活方式,然后慢慢引出正题:“你的优雅还需要一副拐来衬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