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成熟稳重阳光开朗幽默帅气性感高大的男人的唠唠叨叨

0

要饭 @ 25-11-2013 分类: 无聊

十一点的夜,灯昏黄,月半缺,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薄雾,像浮在空中的烟,有如消不散的愁思,从温莎出来,走在冰凉的路上,喝完手里最后一听酒,易拉罐被用力的捏扁搓圆,狠狠的扔到路牙上,抬起头,今夜无星,冷风阵阵。

我有多久没有在午夜行走于城市的街道了,快一年了吧,过去的画面如同电影一幕一幕,记忆犹新,却不忍回忆,往事往往不堪回首,这并不是年少的为赋新词强说愁。路边的樟树一棵又一棵,地上的叶子一片叠着一片,行人稀少,路灯昏黄,街道清冷,寒风阵阵,同样的场景不同的人,不同的心情和不同的感受,我已不是当初的我。

夜浓如水,奔跑或行走,虽速度缓慢,但却不曾停下,有时我也在思索,你是否也同样寂寞,这样的夜里这样的一条街一个人,你会有同样的惆怅和感叹么。当时间过了十二点钟,新的一天缓缓到来,当太阳初升,当第一丝金光划入苍穹,你又会为了什么而早起奔波呢,自己抑或别人,过去或者将来?

夜凉如水,这是一条没有尽头的路,但只要行走着,终会有一个地方让你值得和愿意驻足停留。人总会累,迷失自我,看清他人,甚至计划赶不上变化,但最初的信念一旦扭曲,再多的理由也只是借口。再次启程,路途漫漫,寒冷如冬夜,一样的街一样的一个人,几年的时光恍若一梦,酸涩了眼睛,这是我有过的过去么。

夜沉如水,我到达了一个叫家的地方,老妈织着毛衣,儿子在沉睡,简单的洗漱,亲亲在美梦的儿子,靠在一起,我也进入了梦乡。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