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老鼠

我家住一楼,不知道什么时候家里进来几只老鼠,其实老鼠如果老老实实的偷吃点米什么的不干其他的事情人类对它的厌恶也不是那么深,可它除了偷吃东西还咬被子咬棉花咬柜子,所以谁都想除之而后快。家里的那几只老鼠很快被消灭了之后大家都以为安生了,没成想昨天我爸在家又发现了一只,我觉得这只可能是以前的大老鼠留下的小崽子,它忍辱负重,苟且偷生,卧薪尝胆,一直小心翼翼没被我们发现,一心想着报杀父杀母之仇,没料到今天在执行年度计划内的巡视任务时被意外发现了,时也,命也。它打算提前对我们家下手,时间就在今夜。

作为人类,我妈打算斩草除根,除恶务尽,灭它满门,于是在墙角放了一块粘鼠板,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妈还在看着电视。突然墙角就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嘶嘶嘶嘶之声,不用说,它的计划失败了,它在拼命的挣扎,它在与命运做着最后的抗争,可粘鼠板是无情的,它死死的抓住它,越挣扎粘的就越狠。它知道自己气数已尽,看着我迈着死神一般的步伐,一步一步的走向它,竟然放弃了反抗,一动也不动,一双黑色的眸子,冷冷的注视着我,眼里是无边的凄凉,仿佛是看破一切的老者,静静的等待生命终结时刻的到来。

作为杀了不下二十只老鼠的我,看也没有看它一眼,更没有理会它的眼神里包含了什么,我只是熟练的搬起一只长凳,凳脚对准它的脑袋,用电影里常见的慢动作,缓缓砸向它的脑袋。噗!这先是骨头碎裂的声音,再是骨与肉被外力强行糅合在一起的声音,有骨的清脆,有肉的质感,总之,让我好享受。我又回味一般下意识的用凳脚在它的脑袋上使劲搓了几下,保证它能死透,死彻底。

我不打算给它收尸,暴尸一夜以儆效尤,让其他隐藏在黑暗中的恶势力知难而退,迷途知返,这一向是我屹立于世界杀鼠行业顶端几十年风雨飘摇而不倒的光荣传统和优良作风。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早死早投胎,下辈子做只兔子什么的享享福吧,一路走好,不用谢了!

《一只老鼠》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